攒欧气,求茨酒中_(:_」∠)_

【莫毛】如是我闻(短篇完结)

木微叶:

小区门口突然来了一个摆摊的,桌上铺着花里胡哨的桌布,贴了两个字,算命。



保安赶过他,用的理由是你太显眼,于是过了两天桌子撤了,布也收了,算命两字却还在,被那人贴在手心里,摊开给过路人看。在现代社会能信算命的大多是老一辈,年轻人对此都嗤之以鼻,可唯独这次连爱迷信的老人都信不过他。



终归是一句太年轻,就像看病喜欢找资历老的医生一样,觉得稳妥。算命也是如此,没有阅历,没有岁数,坐下来就无法让人信服。



可那个年轻人还是日复一日的在小区门口坐着,保安来赶人时就攥紧拳头,说自己在乘凉,人...

【莫毛】未成年(上)

木微叶:

现代设定,下篇是R18



————


莫雨是穆玄英的家庭教师,负责教穆玄英英语,这也是穆玄英唯一苦手的科目,虽然是一对一授课,但偶尔还是撑不住会打瞌睡,上下眼皮不断争斗,通常情况下难分胜负。每当这个时候莫雨就会卷起课本敲他的脑袋。



今天是莫雨第三次敲穆玄英脑袋,后者软绵绵的趴在桌上,强撑着头,嘴里模糊不清的念叨着莫雨,“要是敲傻了怎么办啊。”



“已经很傻了,不会更傻。”莫雨从课本里抽出一套试卷来,面无表情的说,“把这套题做了,下周六我检查,错一道题敲十下。”...



【莫毛】烟雨野客

麦子霁:

起名废表示每次起名字我都会上线翻各种武器的黄字解说我会说吗……


好了以下正文↓



孤月高悬于天,渗过枝叶在窗台上错落开来,铺陈在室内的一点月光更似一层轻柔的纱,就这样裹住了一切冰冷的陈设。


忽地,窗外的夜风有些大起来,似有人在呜咽着,寂静在瞬间被错乱开来,良久才静下来。


混沌之中忽有一声极为轻微的响。


穆玄英腾地坐起,一只手向上握住了剑柄,指尖轻轻推开剑鞘。但手却被握住动弹不得。


“哼……”身后传来一声轻笑。


“穆盟主当真还是太嫩。”


穆玄英猛地回过头,看见了熟悉的人,张了张嘴却说不上一...

逢时

(*´艸`*)

酸酸酸酸酸酸酸:

穆玄英冲进莫雨营帐那会儿和疯了没什么两样,几个守门的恶人弟子都没能拦得住他,谁都没想到平时脾气极好的小耗子这下这么猛。
他本来就惯使重剑,力气很大,一群人没有防备,被他推得踉跄几步,反应过来了就冲他背影喊道:“喂!小崽子!少爷在里面休息,你莫在这乱跑!”
穆玄英跑得气喘吁吁,话都没回。
“怎么搞?方才药师才讲了别要人打扰少爷休息。”
“还问怎么搞?人都进去了。”被撞倒在地上的一个弟子骂骂咧咧地爬起来,“妈的,让你们没搞个人看着那小耗子?他看那样都急疯了。”
“那得找个人把他叫出来?我是不敢进少爷的帐子,方才我见莫菲在附近,叫她去和那小耗子说说清楚?...

同骑

酸酸酸酸酸酸酸:

穆玄英的马受伤了。
他把马拴在大树底下,很心疼地摸摸马的头,事情出得很突然,他从悬崖下经过的时候,突然有碎石从上面落下来,那石块不小,如果砸到人肯定了不得,幸好莫雨眼疾手快,一斜身拽住穆玄英的缰绳,一下子把马拽得转了个向,才没被砸中。
可惜马还是给伤了,后腿被石块击中,现在站起来都十分困难。
这匹马是他驻守马巍驿之前谢渊赠与他的,因他之前大部分时间在盟中,这算是颇有意义的礼物,穆玄英一直对它爱惜得很,马也同他十分亲近,亲昵地蹭蹭他的手。

“莫雨哥哥,附近就有村子,我们去当地借些草药吧。”
莫雨点点头表示同意了,便将一直在旁边吃草的自己的马牵了过来。
“上马。”
“……”
穆玄英看了看

【莫毛】疯子后续

无色:

疯子后续


【一】


穆玄英说:“你睡不着,我抱着你睡,你吃不下饭,我喂你,你想打架,我陪你。我只有一个希望,你如果有什么想要的,一定要告诉我,不管是什么,好不好?”


莫雨点了头应下,而后更是肆无忌惮,就连穆玄英如厕他都要守在外边,一脸你才答应我一切都依我的样子,穆玄英再无奈,对着莫雨也说不出半个不字,虽窘迫,却也无比庆幸自己回来的及时,莫雨对这个世界还有所牵挂,执念也好,欲望也罢,穆玄英都愿意顺着他。


穆玄英看着莫雨仍带着浅红的双眸,拉了他的手问他:“莫雨哥哥,我们去沐浴好不好?”


到了泉水处,穆玄英先自行脱了外衣,后又帮莫雨脱掉...

ヒカリ:

稻香村三巨头,这张图没有任何CP指向。 昨晚上因为图片上的内容嵌合不起来,很苦恼,谢谢肉丝 @rosele 给我的指导,嘿嘿请你吃巧克力!

517妖都剑三only会印一点点海报去卖 ,之前涂鸦的小雨会做成无料的明信片,欢迎到天字壹叁—生如夏花来拿。

不过因为数量很少,一人限取一张。请凭着转发的微博来拿^ ^

微博地址。

用美图嘿咻改了个色调基友都说这个好看……ORZ 不意外是拿这个色调去印

© 麻烦来杯茨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