攒欧气,求茨酒中_(:_」∠)_

[短篇/双性转/慎]采葛(中)

慕丹心:

#吓得我赶紧把后续吐了出来


#这就是A与C的强烈反差




(五)


 


缛彩遥分地,繁光远缀天。接汉疑星落,依楼似月悬。


 


穆玄英一行人在洛阳暂时落脚,正逢上元灯会,火树银花、星雨绚烂,气势磅礴的建筑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花灯,热闹纷繁,来往人群中有着孩童的笑闹、小贩的吆喝,被这欢乐的气氛所染,大家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相较之下,一脸紧张的藏剑弟子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半柱香前,叶御离和穆玄英在人群中走散,洛阳本就宽广,又正赶上灯会人多之际,一时间他就像个无头苍蝇,逮着个人就问是否见到过一名蓝衣少女。


 


在第七次描述完穆玄英的模样,得到路人摇头没见过的答案后,叶御离终于冷静下来,意识到这样做行不通。


 


必须先通知同队的其他人才行……这么想着,叶御离挑了块偏僻的角落,借着漫天烟火映满夜空之时,点燃了浩气盟的特制烟火。


 


绿色的火焰绽开,在红紫相间的烟花中非常抢眼,然而普通百姓只当那是灯会的烟火,纷纷称赞着好看。


 


“满天星,浩气盟的传信烟火。”白氅红衫的女子紧盯着夜空,自言自语道,“看来不灭烟的情报没错。”


 


几天前,一向神出鬼没的不灭烟突然找上门,说浩气盟最近派了一队精英弟子护送某个很重要的人物去万花谷,不过几个坛主都好好地待在落雁城,能让谢渊出动这么大的阵势,想想都知道是谁。


 


“不是得了什么重病。”不灭烟低声笑道,“说不定……你见到后反而会很开♂心。”


 


言罢,似是料到莫雨会一刀砍来,不灭烟急退数十尺,身影越来越远的同时还传来他欠扁的声音:“哎呀哎呀,莫少爷就算变了女人也一样在气势上不输人呢……不过,我可没开玩笑,去万花也不一定是得了不治之症,你何不去亲眼看看?哈哈……”


 


因着不灭烟这番暧昧不明的话,莫雨站在洛阳的楼顶上吹了大半夜的冷风。现下看到了浩气盟特制的传信烟火,倒是确定了不灭烟并没有骗自己,只不过他最后那串诡异的笑声……女子皱起姣好的眉,沉默了片刻,旋即足尖一点,悄无声息地落于地上,轻若飞燕般融入漆黑的夜幕中。


 


 


穆玄英逛灯会逛得十分入迷,甚至都没察觉叶御离是什么时候开始偷偷跟在她后面,又什么时候消失不见的。


 


上次见到这样盛大的灯会还是三四年前了……每逢上元,南屏的望北村虽然也有灯会,然而终究比不上东都洛阳的声势浩大、热闹纷繁,一时间穆玄英玩心大起,转过一摊又一摊,最后驻足于面具摊前。


 


摊子上挂着不同样式的面具,有可爱的动物面具、恐怖的罗刹面具……做工虽是粗糙,价格也较往日偏高了些,不过在这样喜庆的日子里,大家就图个热闹,倒也不会深究那些。


 


“这位姑娘,可是有喜欢的面具?我瞧姑娘天生丽质,这个白兔面具更衬得姑娘——”见穆玄英的目光一直落在飞狐面具上,小贩立刻机灵的改口,“姑娘您可真是有眼光,这个飞狐面具啊,传闻是……”


 


区区一个几笔画成的简陋面具,愣是让小贩讲出了个惊天动地日月无光的凄美爱情故事,穆玄英听着听着便忍不住笑了,她本就生得好看,笑起来时两颊梨涡若隐若现,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其中不乏一些年轻男子。有人想着这是哪家大户的姑娘,气质如此出众;也有少数几人流连于附近的摊位,看样子是欲借机与佳人搭讪。


 


“姑娘喜欢这个面具么?我送了。”


 


穆玄英正打算付钱时,突地耳边响起一个陌生的男声,紧跟着一锭碎银扔过去,小贩连忙接住,不复方才的伶牙俐齿,很是惶恐道:“三……三少爷。”


 


被称作“三少爷”的男人大约三十岁出头,绮襦纨绔、足登锦靴,眉目尚算端正,然而难掩神态倦怠之色,一副纵欲过度的萎靡模样。


 


路人有见到他的,纷纷绕路而行,摇头暗自叹息又一个好好的姑娘要被这纨绔子弟糟蹋了。


 


“有道是‘宝剑归英雄,红粉赠佳人’,姑娘无需介怀,可还有其它喜爱的东西?”


 


这是……被搭讪了?穆玄英蹙眉,又岂会看不出来三少爷的不怀好意,于是不动声色地后退一步:“多谢阁下好意。然你我不过萍水相逢,这份礼,还是免了罢。”


 


身后随从有按捺不住的:“你当你是谁?我家公子看上的,就算是别人家的娘子——”


 


寒光破空而来,直取那随从的咽喉。穆玄英纵然不喜这几人,身体却先于大脑做出了反应,带鞘的长剑格住了来势凶猛的短刀,那人似是料到了这一切,短刀翻转斜斜插入长剑下方,一勾一挑,竟是借力将穆玄英揽入怀中!


 


只听得头顶的声音冷冷道:“别人家的娘子,也是你能欺负的?”


 


穆玄英身体一僵。来者的气息她自是十分熟悉,但这声音……她没听错的话……


 


荒诞的念头闪过脑海。穆玄英试探地唤道:“……莫雨哥哥?”


 


 


……这是个什么情况。在听到怀中人发出柔软的少女嗓音后,莫雨整个人都不好了。她甚至都没听清少女具体说的是什么,便面无表情地推开了穆玄英。


 


呵,果然是思念致幻,她竟能把一个姑娘认作毛毛。


 


下一秒,她又很愤怒地想道,不灭烟居然又骗我!


 


面前女子的打扮是熟悉的白氅红衫,鸦黑色的长发未束,散落至腰际,而面容轮廓虽是柔和了许多,却仍可从那泠泠若霜雪的眉眼间窥出几许戾气。


 


无论容貌还是气息,都与莫雨九成九相似。穆玄英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了,同时也察觉到莫雨的气息很不稳定,心里一凉,以为她又要犯病了。


 


“雨哥、雨哥你先别激动!稳住心神!”


 


往日里莫雨发癫的惨状仍历历在目,穆玄英不明白她为什么现在又要犯病,情急之下只好上前一把抱住她:“雨哥你冷静一点!”


 


怀里是温香软玉,焦急地注视着自己的脸庞虽是少女的轮廓,却又是那样的熟悉……活脱脱一个女版的毛毛。


 


……女版的毛毛。联系之前不灭烟看好戏似的话语,莫雨的智商终于上线了。伸手回抱住穆玄英,少女的身体柔软馨香,叫人迷恋不已:“毛毛。”


 


“你好了?”听这语气,穆玄英便知道莫雨没事了,松了一口气道,“刚刚怎么……”


 


“两位乃是姐妹?当真是仙姿玉色,光彩照人啊……不知宋某可否有幸邀请两位姑娘到府中一叙?”


 


刚刚那股杀气实在太慑人了,三少爷被吓得不轻,还以为招惹了哪路煞星,结果一看,嚯,原来是个女人。


 


还是个无论身材姿色都属上乘的女人。她和那个蓝衣少女站在一起,一个冰姿妖艳,一个端庄秀丽,当真是一对绝代佳人。美色当前,心猿意马的三少爷立刻忘记了方才骇人的杀气,熟络地搭讪起来。


 


“哦,对。还有你。”这一声算是提醒了莫雨,有几分不舍地放开怀里的少女,她右手持刀,凌厉漂亮的凤眼霎时激荡起无尽的杀意。


 


她可是亲眼所见,这个肮脏的男人打算对毛毛做什么。


 


死有余辜!


 


莫雨心里弥漫着滔天怒火,然而怒到极致,她反倒笑了起来,那笑容冷极艳极,朱唇轻吐的两字更像是掺了冰碴似的,将人割得生疼。


 


只听得她一字一顿道:“该杀。”


 


周围的人无一不被这可怕的杀气所震慑,更有胆小者战战兢兢,几乎要瘫坐于地,而罪魁祸首则脸色惨白,抖抖嘴唇愣是说不出一个字儿来。


 


在场唯一清醒的穆玄英顿觉不秒,她虽然讨厌这几人却还不至于要置他们于死地,况且那三少爷也没做出什么过分的事……念此,穆玄英急忙上前抱住莫雨,几乎用上蛮力将她拖走,边拖还边说着:“雨哥你我难得相见,勿要被这些杂事扰了心情,今夜月色正好,我们不如先去喝上一盅……”


 




 


(六)


 


“……所以说,莫雨哥哥也是莫名其妙地就变成了,呃,这个样子?”


 


洛阳的某处楼顶,今夜又迎来了两位不速之客。穆玄英拖走莫雨之后,又说了不少好话,才将她的注意力从“杀人”这件事上转移开来。饶是如此,莫雨仍旧耿耿于怀,气哼哼地回了个“嗯”,灌下一口“梅兰春”。


 


“我也是,睡了一觉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莫雨冷淡的态度丝毫没有影响穆玄英,她眨眨眼睛,故意放软了声调,“好啦,我知道错了,雨哥你就别生气了。”


 


少女的嗓音绵软,像是一根羽毛轻搔在心尖。每当穆玄英用这种像是撒娇的语气说话时,莫雨就算有天大的气也都消了。果不其然,女子微微偏头,伸手弹了一下少女的额头:“就知道耍这种小把戏。你倒是说说自己错哪了?恐怕是觉得自己根本没错吧。”


 


听这话便知道莫雨气消了,穆玄英吐吐舌头,赶忙将一坛新的“梅兰春”拍开封泥,递了过去。


 


莫雨喝酒的姿势十分洒脱,或者说,她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现在是个女子,动作应该矜持些,依旧是狂霸的坐姿,炫酷地一坛坛往下灌酒。


 


这也就算了。关键是随着她的动作,从深V乍泄出的春光……


 


穆玄英看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道:“那个啊,雨哥,我一直有个问题……”


 


被少女不多见的严肃神色所影响,莫雨亦随之认真起来。依她二十多年的人生经验,这句话后接的通常是难以回答的刁钻问题。


 


该怎么回答才会让毛毛满意?莫雨心念急转。


 


爱过,不后悔,明天没事,你需要多少钱,八号上课,作业没写,这题不会,蓝翔,保大,救你,约约约,不知道安利,不知道鸽子为什么那么大……


 


“呃,就是那个……”穆玄英顿了顿,还是很难启齿,只得委婉道,“穿得这么少,你不冷么?雨哥。”


 


……什么鬼。这和预料好的问题不一样啊。莫雨默默地望着她,一时间没理解她的意思。


 


穆玄英却目光游离,左看右看,躲躲闪闪地就是不肯直视她。


 


咦,毛毛脸红了?借着皎洁的月光,很容易就能发现少女的两颊染着一抹绯红,并且在自己的视线下那抹绯红越来越明显,都快赶上熟透的虾子了。


 


啧啧啧,那些庸俗脂粉算什么,毛毛才是真·绝色。


 


对面忽的没了声息,穆玄英以为莫雨在整理衣衫,特地扭过头去等了一会儿。心里数着时间差不多了吧,穆玄英转头,正对上一双黑漆漆的眼眸。


 


莫雨的姿势变都没变,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她。


 


穆玄英忍了又忍,终于再也忍不了了,自己伸手将莫雨的衣襟往一起拢了拢,嘟囔道:“雨哥,你也是注意点影响……”


 


大概是衣衫太小,穆玄英试了几次都没成功。


 


“别白费力气了,莫采薇改这件衣服时改小了些,想穿上就必须开襟。”


 


并不是改小了,而是采薇姑娘没料到……这么大吧。穆玄英看了一眼她胸前的那道沟壑,默默停止了做无用功,将自己的蓝色大氅脱了下来。


 


没有了那件(碍事的)大氅,少女玲珑有致的身段立刻被裁剪合身的衣衫勾勒出来,色调是一如既往的浩气蓝,分明是让她十分厌恶的颜色,却因为穿在那人身上,不仅顺眼了许多,甚至还平添了……一丝诱惑。


 


莫雨忽然有些口干舌燥。


 


似乎没有感受到眼前这人恨不得把她衣衫烧穿般的灼热视线,穆玄英将脱下的大氅给莫雨披上,又仔仔细细地把两襟拢到一起,遮住那半露的春光,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好了。”


 


“裹得这么严实,可真是……”莫雨正想开口讽刺浩气盟的迂腐礼教,又念及穆玄英的立场,只好生生改口道,“可真不是恶人谷的作风。”


 


莫非恶人谷的谷风便是不好好穿衣服?蓝衣少女蹙起秀致的眉,却也不好多说。这是她和莫雨之间无声的默契,谈话时尽量不涉及各自的身份立场。于是穆玄英也只是道:“夜里风大,莫雨哥哥你穿的太少,小心着凉。”


 


言罢,她伸手拿起旁边的“梅兰春”,正准备喝上一口时,酒坛却奇异地转到了女子手上。


 


莫雨表情很认真:“未成年人不准饮酒。”


 


穆玄英错愕道:“我都已经二十了……”


 


“可设定集上你才十七岁。”


 


“……”


 


迷之沉默后。


 


“雨哥,你喝多了。”


+++++TBC.+++++


既然要喝酒,那就自然有酒后乱X(不是


且让我想想怎么炖百合肉,编不出来就坑了

评论
热度(104)

© 麻烦来杯茨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