攒欧气,求茨酒中_(:_」∠)_

【莫毛】未成年(上)

木微叶:

现代设定,下篇是R18




————


莫雨是穆玄英的家庭教师,负责教穆玄英英语,这也是穆玄英唯一苦手的科目,虽然是一对一授课,但偶尔还是撑不住会打瞌睡,上下眼皮不断争斗,通常情况下难分胜负。每当这个时候莫雨就会卷起课本敲他的脑袋。


 


今天是莫雨第三次敲穆玄英脑袋,后者软绵绵的趴在桌上,强撑着头,嘴里模糊不清的念叨着莫雨,“要是敲傻了怎么办啊。”


 


“已经很傻了,不会更傻。”莫雨从课本里抽出一套试卷来,面无表情的说,“把这套题做了,下周六我检查,错一道题敲十下。”


 


穆玄英看着试卷上的蝌蚪字一个脑袋十个大,但一想到莫雨背后有自己父母这两座大靠山就觉得自己要是拒绝的话那无异于自寻死路,慢悠悠的接过试卷,催着莫雨离开,“我困了,想睡觉,老师再见。”


 


莫雨收拾东西很快离开了,穆玄英没睡,他跑到窗前偷偷将窗帘拉开了一条缝,莫雨的身影很快出现在街道边的路灯下,胳膊夹着课本,靠在墙边抽了根烟。穆玄英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但莫雨还是抬起了头来,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穆玄英就像见鬼似得蹲下身来,明明隔了那么长一段距离,他却觉得能听见莫雨的笑声,一定是在嘲笑他是个毛头小鬼。


 


莫雨的确比穆玄英年长,但真要算起来并没大多少岁,可穆玄英还未成年,与莫雨相比起来就有了质的差别,这个差别导致的后果就是穆玄英的求知欲,他迫切的想知道这个人与自己的差别到底在哪儿。但用莫雨的话来说却是鬼点子没用在正道上,所以除了周末到穆玄英家里教课之外莫雨就不会再和他有所接触。


 


穆玄英恰恰处在一个最好奇的年纪,善罢甘休是绝不会出现在他的字典里的,面对莫雨这汪深不见底的黑水自然会想撩起裤脚往里走,哪怕摔了跟头也只会怪自己没踩稳。他记得很清楚,莫雨每次来时身上的香味都不一样,那个答案离他很近,但莫雨再不让他靠近。


 


为了满足自己那一点好奇心穆玄英倒是有些煞费苦心,不仅查到了莫雨在读的大学,连写着家庭住址的纸条都藏在了裤兜里,看起来似乎万事俱备,但穆玄英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去求证什么。


 


他既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去调查,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好奇心。大概是莫雨给彼此的距离太恰当,而这个人明明大不了自己几岁却在阅历上有着截然不同的造诣,穆玄英有些不服气,他想起了莫雨第一次见他时说的那句话,你还真是温室里长大的小少爷。


 


或许从那时开始穆玄英就想证明些什么,这直接导致他深更半夜跑到了莫雨家楼下,也不管能不能等到人,坐在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门外吃了两杯关东煮一杯酸奶两袋薯片。莫雨虽是大学生但似乎因为常兼职的缘故在外租了一间房子,至少穆玄英得到的信息是这样的。


 


蹲守在对方小区门外是一件十分无聊的事,而穆玄英所期待的一切场景都没出现,比如正好撞见对方带着女人回家或是喝得烂醉,似乎在穆玄英的幻想里和他截然不同的莫雨就该是这样才对得起截然不同这四个字,也难怪莫雨会嘲笑他不懂世事。


 


穆玄英从小到大被保护得很好,起点高的同时也意味着他像是无形间被罩在了某种光环之下,许多过于复杂的事物平时几乎接触不到。除了读书之外就没了业余活动,包括难得的周末都被安排了家教,就如同莫雨所说,他的确长了一张三好学生的脸,人畜无害。


 


如果让莫雨知道这就是穆玄英不服气的理由大概还会拿这事讽刺他许久,穆玄英昂着头,呆呆的看着莫雨家所在的楼层,灯光还是没亮起来,倒是自己这么神经兮兮的在别人楼下蹲点,任谁知道了都会说他恐怕是居心不良。


 


但万幸这样的等待并没持续太久,在穆玄英心里打起退堂鼓时莫雨出现了,他眼尖,立马认出马路对面那个刚从出租车上下来的人是莫雨。意识到后立刻变得有些手足无措,逃似得躲进了便利店,借着货架的遮挡偷偷打量着莫雨。


 


出租车离开后莫雨站在路边接了个电话,紧接着便超穆玄英所在的便利店走来,他这下是彻底慌了神,本来什么都没捞着就有些丢脸了,要是被莫雨发现自己出现在这里那更是没脸见人了。穆玄英手忙脚乱的戴上帽子,低着头走到了店内角落。


 


莫雨并没发现他,在收银台前买了一包烟,拿了几瓶咖啡,结了账。


 


穆玄英望着莫雨走出便利店的背影,心里五味杂陈却不知到底想表达什麽。见对方走远后他才慢吞吞的走出来,街上刮着一股凉风,他站到了街对面,等着路过的出租车,看了看表,时间的确很晚了,正想着现在回去会不会被家里人责骂时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看了看屏幕上的陌生号码穆玄英有些犹豫,他的通讯录上总共只存了二十几个联系人,这些人,心想这深夜还能有谁给自己打电话,估计多半都是骚扰人的,谨慎起见,他挂断了。


 


但很显然对方并不打算就此退缩,一会儿又拨了过来,穆玄英不耐的皱皱眉,接起电话打算好好理论一番,谁知还没说话对方就叫了声他的名字,“大晚上的在我家楼下干嘛。”


 


穆玄英心里咯噔一跳,登时脑海里浮现出莫雨的脸来,“你.....”


 


“别结结巴巴的,抬头。”


 


穆玄英依言抬起了头,果然瞧见莫雨靠在自家阳台上冲他挥了挥手,乐不可支的调侃他,“没想到你有跟踪人的嗜好。”


 


“没有!”穆玄英提高嗓门驳斥道,“我只是路过而已,你想太多了。”


 


“哦?夜里十一点路过还真是巧得很。”


 


自知自己现在只是狡辩的穆玄英懒得再让莫雨进一步揭穿自己,咬咬牙打算挂了对方电话径直离开,莫雨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连忙说,“这么晚了,已经过了门禁时间吧。”


 


虽然不想承认,但的确如此,穆玄英只好说,“我会和爸妈解释。”


 


 


“呵。”那头轻笑一声道,“我已经替你打好招呼了,今晚就在我家留宿。”


 


“什么?!”


 


穆玄英诧异的望向楼上的莫雨,那人朝他勾了勾手指,语气里满是捉弄的意味,“既然我都不嫌弃,你就上来吧。”


 


穆玄英只觉得事情的发展出乎他的意料,可一想到对方说不定是故意看他出丑就忍不住固执起来,“不用了,我要回去。”


 


“我倒是无所谓,但是如果让你父母知道你这么晚了跑出来是为了这种事或许会比现在还麻烦。”


 


见穆玄英仍旧站在原地不为所动,莫雨又说,“你不是好奇吗,我可以满足你的好奇心。”


 


软肋被一下刺中的感觉并不好受,穆玄英莫名的红了脸,可莫雨的话又像是一条钩绳,在抛出的那一刻就将他牢牢套住了,即便违背心里所想往前走,却还是会被拉回原地。他握紧了手机,感觉到自己迈开了步子,朝着一个完全未知的方向走了过去。



评论
热度(82)

© 麻烦来杯茨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