攒欧气,求茨酒中_(:_」∠)_

[短篇/双性转/慎]采葛(上)

慕丹心:

#作者忘吃药系列


#狂霸酷炫雨姐X大家闺秀英妹


#双性转设定|雷者慎


 


“英妹,我是你大姐莫雨啊!”(shenmegui


 


双性转。雷者慎。


双性转。雷者慎。


双性转。雷者慎。


 


再强调一遍,执意看下去,瞎眼可就不怪我了( ′·ω·`)


 


↓你确定要看下去?


↓现在走还来得及!




↓好吧那祝你好运0w0


 


 


 


(一)


 


王谷主很开心。非常开心。


 


这是守在烈风集外的雪魔卫们一致得出的结论。


 


卧槽……连续听了四十八小时的笛声,耳朵好痛……快坚持不住了。


 


“扑通”一声倒地,又一个雪魔卫壮烈牺牲。旁边的雪魔卫见怪不怪,数着该是第十八个替补上场了。


 


第十八号选手,哦不,是送死鬼,好像也不对,总之,战战兢兢地登场了。其人表情悲怆,颇有“一去不复返”之意。


 


——谷主,您承诺的五险一金还算数不?


 


 


 


相较于外面的惨淡场景,屋内的王遗风终于一曲奏罢,道:“如何?”


 


木椅上坐姿闲适,翘着二郎腿的姑娘十分中肯地点评道:“一如既往的难听。”


 


王遗风瞅着她看似风流倜傥、实则女流氓的坐姿,眉头不由一动:“坐好,姑娘家哪有像你这样坐着的。”


 


白氅红衫的女子闻言用“你484傻”的怜悯目光望向他。


 


哦,对。王遗风这才想起,莫雨他原本,还,真不是个姑娘。


 


一激动就忘了这个事实……


 


很少有人知道,纵横武林多年、江湖人士谈之色变的恶人谷谷主,看破红尘的寡淡外表下是一颗追求纯(养)真(成)的心。


 


他想收个软萌可爱的女徒弟,顽童书院教她识字、自己的笛声陶冶她的情操……将来定会是个无比出色的姑娘,给师父端茶倒水、嘘寒问暖,像个贴心小棉袄一般。能像隔壁浩气盟那个老匹夫的徒弟最好……等等,有哪里不对。


 


为了这一人生目标,王谷主坚持不懈地捡着徒弟,丁丁、叶凡、莫雨,一个比一个的熊,一个赛一个的不让人省心。唯一值得宽慰的是,最后捡的这个徒弟,虽然时不时发个癫啥的,好歹也长成了阵营男神。


 


如果每次发癫不需要自己立刻放下正忙着的事(笛)情(子),千里迢迢跑过去给他治病就更好了。我可不是他发癫时的召唤兽。


 


目光落在依旧深V不改的莫雨身上,王遗风深深顿悟了,这辈子都不可能把这熊孩子打造成“别人家的徒弟”那样了。


 


……心烦。大手一挥表示“你小子快走吧别在这碍着我吹笛子”了,王谷主表示今天一样的寂寞如雪呢。


 


 


 


(二)


 


谢盟主很糟心。非常糟心。


 


这具体表现为他已经绕着屋子走了不下三十圈。


 


“军师,我真想不通……”第三十一圈绕完,谢渊第三十一次说道,“玄英好好的,怎么就变成了个姑娘呢?这可叫我如何向九泉下的天磊兄交代……”


 


翟季真笑呵呵道:“盟主,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啊。”


 


“……”谢渊顿步,表情十分严肃:“我觉得你们好像对这件事根本不奇怪。”别说不奇怪了,简直是接受神速好吗!月弄痕飞快地表示自己正好有浩气盟的女装,可以借给玄英试试,可人则不知从哪里拿来了一沓蝴蝶结的蓝色发带,说终于派上用场了。


 


“不奇怪?”翟季真摸摸胡子,思考了一阵,说:“大概是因为盟主你平时的态度就像是把玄英当成了闺女养吧,大家早就习惯了。”


 


谢盟主:“……。”怪我咯?( ′·ω·`)


 


 


“这件太小了,穿不下。”


 


“这件……不好看,颜色太艳了。”


 


“不行不行,这件露的太多,盟主看到肯定会说的……”望着面前一字摊开的各式女装,月弄痕不停摇头。


 


唉,早知今日,就该多备些款式的。


 


“那个……月姐姐……”穆玄英感觉很无奈,自己突然变成女人也就算了,怎么月姐姐她们都很激动的样子,忙着找合适的女装不说,还把自己的头发——


 


“好了。”可人清冷的嗓音自头顶响起,把扎好的蝴蝶结摆正,一脸满意的样子,“不错,总算派上用场了。”


 


“……等、等等啊,可人姐,这个蝴蝶结……”


 


这实在是、太羞耻了吧……( >///< ) ,穆玄英看着铜镜里的自己,不由伸手欲解开发带,却被可人一手按下:“别动。”


 


“可是……”穆玄英想再次重申自己本来是个男人,月姐姐和可人姐姐你们能不能不要再这样不亦乐乎的打扮自己了。


 


周围的浩气七星接受的太快,穆玄英至今对“突然变成了女人”这件事还有一股不真实的虚幻感,总感觉像做梦一样。也正是因为大家都抱着相当宽容平和的态度,他感觉现在好像和以前也没什么两样……呃,姑且算没什么两样吧。


 


“哎,这身怎么样?”月弄痕展开一身女装,蔚然浩气蓝,衣领饰以雪白的毛绒,长袖绣着精致的云纹,本来十分柔和的风格,却被两肩的银甲衬出几分英气飒然。


 


可人点头:“挺好的。”


 


穆玄英眨眨眼:“这不就是我穿的这身衣服吗?”只不过被改成了姑娘家的款式。


 


……等等,月姐姐说这些衣服都是她很久以前的珍藏品,为什么他穿的衣服会被改成姑娘家的款式啊,细思恐极。


 


 


折腾了两个多时辰,房门终于“吱嘎”一声缓缓打开。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少女的身体玲珑有致,裹在裁剪合身的衣裳里,去了几分娇柔,多了几分英气。眉目秀致,面容姣好,一举一动都展现着良好的礼仪教养,倒真如江南烟雨中养出的大家闺秀。


 


谢盟主的铁血硬汉心瞬间被会心一击。


 


管他男女,玄英都是天磊兄的孩子啊。


 


特别是少女还弯眉轻蹙,有些闷闷不乐道:“师父。”


 


虽然变成女人并非他所愿,和他自己也毫无干系,穆玄英却仍是心有惶惶然,深感对不起谢渊与浩气盟的养育之恩。


 


闺女,啊不徒弟都这么不开心了,谢盟主连忙放软了语气:“玄英啊,没事,别放在心上。这几日月坛主会陪你去趟青岩万花,百药医工绝天下的万花弟子们定会有办法的。”


 


哎,他的这个徒弟,怎么看怎么乖巧,怎么看怎么讨人喜欢,唯一不足的就是无论如何也不愿那莫雨斩断联系——


 


莫雨。


 


然而谢盟主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以前那小疯子就喜欢对玄英毛手毛脚的,自己念着玄英好歹也是个男人大概不会吃什么亏,这下子玄英变成了姑娘……


 


不行!这次玄英去万花,把七星卫能派出去多少派出去多少。


 


 


 


(三)


 


“啊嚏!”


 


这声喷嚏又响又亮,成功换来了米丽古丽一记鄙夷的白眼:“叫你不好好穿衣服。”


 


白氅红衫的姑娘恍然不觉地伸个懒腰,随着她大幅度的动作,深V里的沟越来越明显,衣襟向外滑开几许,颇有春光乍泄之景。


 


……啧,胸大了不起啊。米丽古丽心理阴暗地想,叫你总嘲笑我没女人味,叫你总嘲笑恶人谷是纯爷们儿谷,活该,遭报应了吧。


 


非常遗憾的是,当事人对“突然变成女人”这件事很不以为意,叫手下把衣服改改继续穿,淡定得令人发指。


 


伸完懒腰,发觉米丽古丽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胸前,莫雨有些奇怪道:“怎么,你嫉妒啊。”


 


……滚。和脸皮厚的人说话根本就是自虐,本打算借着他变女人这件事好好嘲笑一番的,不成想人家都没当回事,反倒自己被活活气成内伤。


 


“就这么多了吧?”回想了一遍这几天需要注意的事情,确定没有遗漏后米丽古丽开口道,“这几天我会暂时接替你的工作。等你恢复了,可别忘了这份人情。”


 


莫雨的表情更加奇怪:“什么叫这份人情,明明是你主动提出要接手我工作的。”自然,免费的劳力不用白不用。


 


米丽古丽默。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咬牙切齿道:“我说莫少爷,敢情搞半天你还没明白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呢?”


 


堂堂恶人谷少谷主,未来要带领他们烧杀抢掠偷盗奸淫将所有坏事进行到底的莫大少爷,如今变成了个大姑娘。还是个姿色上佳的美人。


 


高挑丰满,凹凸有致。明明是十分惹火的身材,偏偏面容无比冷艳,形状漂亮的凤眼染着几许戾气,仿若从昆仑皑皑白雪中洗涤过的清冽眉眼,凌厉得叫人畏惧。都说人们天生对美人有一股亲近之感,然而莫雨此态,却让人连一丝靠近的勇气也无。


 


当然,在糙汉众多的恶人谷,总会有那么几个不长眼的家伙,为了调戏美人连命都不要,万一再把莫雨整发癫了,与浩气盟战事吃紧的恶人谷可受不了又一次的“血洗自在厅”。


 


但是如果把莫雨放出谷,这家伙一定会跑去南屏找毛毛。


 


所以把他扔出去祸害浩气盟吧。王谷主如是说。


 


瞅了眼根本不准备搭理她,一个人乐滋滋地把各种布娃娃打包的莫雨,米丽古丽忍不住凉凉道:“哟,收拾得这么急,赶着嫁进浩气盟啊?”


 


莫雨这才抬头,用一副“你怎么还没滚”的表情看向她,顺便十分耐心的纠正:“是‘娶’。这是聘礼。”


 


瞪着塞得满满当当的包袱,里面露出其中一个布娃娃的头,几根用稻草充当的稀疏头发格外显眼……妈呀,怎一个“丑”字了得。


 


莫不是王谷主多年来的谆(魔)谆(音)教(灌)导(耳),终于使莫雨的审美掉到了和王谷主笛声的一个水平线上?


 


而且,恶人谷什么没有,你就拿着一堆丑到家的布娃娃去浩气盟提亲?


 


米丽古丽突然心很累,不想说话了。


 


比如,你现在是个姑娘,怎么“娶”对家的那位小公子。


 


呵呵,你开心就好。


 


 


(四)


 


谢渊终究没能派出太多七星卫。大攻防在即,浩气弟子各有各的职责,断不能因为这种事情离开落雁城。于是忧心忡忡的谢盟主只好挑选了一些精英弟子,委托领队的藏剑弟子一定要保护好穆玄英。


 


定时禀报每日的行程,包括一日三餐。


 


有什么异样一定要及时汇报!


 


见到恶人,不要打,退避三舍!切记!


 


一切以少盟主安危为重。如果少盟主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注意balabala……


 


事无巨细地嘱咐到最后,脑袋里少根筋的藏剑弟子耿直道:“盟主,我觉得您最奇怪。”


 


……没有然后了。


 


 


……早知道少盟主变成了这样,那天盟主的殷切叮嘱我完全理解了。叶御离抱胸倚在洛阳官道的柳树旁,望着河边的蓝衣少女身姿娉婷,挽起的衣袖露出一段莹润的藕臂,掬起一捧清水洗脸。正巧一阵春风吹过,水面便漾起了涟漪,波光粼粼,更显得少女面若桃花。


 


叶御离慢吞吞地蹭过去,递过一张帕子。


 


穆玄英有些奇怪,本欲拒绝,突然想起自己现在是女孩子,湿漉漉着一张脸并不雅观,接过帕子道:“多谢。”


 


叶御离脊背一挺,果然收到了同队弟子的灼热视线。


 


他现在属于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少盟主的事情毕竟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这一队护送人员,除了领队的叶御离,对其他人都是宣称陪同摇光坛主月弄痕的远房表妹去万花谷寻医。


 


然而这一路上,已经有几名弟子向叶御离表示,想和月坛主的表妹搭搭话,培养培养好感。


 


对此叶御离通通表示,闭嘴专心赶路。


 


呵呵,敢勾搭少盟主,就不怕谢盟主把你们打出正气厅。


 


 


戴着皮质手套的手指纤细修长,女子转动着白玉瓷杯,将里面淳清的液体摇起一圈圈波纹,最后举杯一饮而尽。


 


“看来你是不准备说了。”她摩挲着瓷杯光洁的表面,声音淡淡,“既然如此,那便没什么用处了。”


 


随着尾音的消散,没人能看清女子是怎样动作的,她手里的短刀已经割断了其中一个黑衣人的喉咙,锋利的刀刃沾染着尚且温热的鲜血,她转头看向一旁被缚的黑衣人,用刀尖挑起他的下颌:“你也不打算说了?”


 


分明是轻薄的举动,由她做起来却是让人一分旖旎的想法也无。


 


黑衣人咬牙道:“至少……死之前也该叫我明白,你究竟是何人?”


 


他可不记得恶人谷里有这么一号人物,长得无比美艳,下手却这般狠辣,莫非是“圣女”米丽古丽?不对,眼前这女子分明要年轻许多……


 


“这你无需知晓。”又是极快的寒光一闪,这个黑衣人便身子一歪,没了生息。


 


啧。


 


低头瞅着两具尸体,莫雨擦去短刀上的血迹,有些心烦。他此番出谷本就是极其秘密的事,结果刚出昆仑便被人跟梢,仇家遍地走的莫雨自然不会在乎这些,只不过这次他是去见毛毛,事关毛毛的安危,莫雨当然不会像以往那样随随便便,找了个地方困住跟踪的人,本想逼问出幕后主使,结果……


 


……结果他们竟然连自己跟踪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想不通。放在往日他兴许有心情推测一番,不过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解开望云骓的缰绳,莫雨翻身上马。一人一骑,很快消失在茫茫荒漠中。


+++++TBC.+++++


嗯,没有后续

评论
热度(122)

© 麻烦来杯茨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