攒欧气,求茨酒中_(:_」∠)_

逢时

(*´艸`*)

酸酸酸酸酸酸酸:

穆玄英冲进莫雨营帐那会儿和疯了没什么两样,几个守门的恶人弟子都没能拦得住他,谁都没想到平时脾气极好的小耗子这下这么猛。
他本来就惯使重剑,力气很大,一群人没有防备,被他推得踉跄几步,反应过来了就冲他背影喊道:“喂!小崽子!少爷在里面休息,你莫在这乱跑!”
穆玄英跑得气喘吁吁,话都没回。
“怎么搞?方才药师才讲了别要人打扰少爷休息。”
“还问怎么搞?人都进去了。”被撞倒在地上的一个弟子骂骂咧咧地爬起来,“妈的,让你们没搞个人看着那小耗子?他看那样都急疯了。”
“那得找个人把他叫出来?我是不敢进少爷的帐子,方才我见莫菲在附近,叫她去和那小耗子说说清楚?”
“由他们去吧,”话才刚落,就看到莫菲从莫雨营帐里退出来,“就晓得准得出乱子,是谁同穆公子说他害得少爷重伤的?”
“……”
“算了,方才看少爷也没什么大碍,你们也别守在这了,免得又出什么事。”
众人看她说得轻松,又想那穆玄英和莫雨关系好的很,刚才那么急也是出于担心,总不会害了少爷,也就说了几句各自散去。
莫菲看他们走了,也叹口气收拾下东西准备离开。
少管闲事好,少管闲事好,免得一会儿待着这里,眼皮子里长针,耳朵里发痒。

穆玄英晕过去前最后看到的就是莫雨挡在自己面前。
恶人谷与浩气盟联合,前几天才在这里扎营,七七八八的事情还没捣鼓好,就遭了次夜袭。
穆玄英剑一抽就上前迎战,那时可人不在附近,没有能领军的人,也怪不得他莽撞了。
可就他难得上阵一回,就打着打着陷入了险境,对方人多,他这边没有布阵又人少,眼看着就要受人围困,莫雨就这时候带了一路人打进来了。
也怪他大意了,看着莫雨开出一条路免了被包围的风险以后就安下心来,没料到对方有个人的弓箭正指着自己,他刚想说什么就看到莫雨骑着马飞奔过来,时候就肩膀一疼,竟然被莫雨硬生生一推,他没得心理准备,手又握着剑,就从马上摔了下去。
马正在跑动着,这一下摔得狠了,把他整个摔晕了过去,胸口呛出一股血腥味来,他不知道刚才和自己挨得那么近的莫雨有没有避开那箭,但是被推开那一瞬间他是确实看到莫雨的白袍上,开出一朵血花来。


“莫雨哥哥!”
穆玄英一进来就看到地上沾着血的白袍,顿时心里一紧,往莫雨那边跑过去,又叫了一声莫雨哥哥。
床上躺着的人没醒,平日里他是很容易醒的。
但他呼吸均匀,不像是有什么大事的样子,穆玄英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稍微放松一点,但又看他皱眉,像是哪里不舒服。
他没学过医术,对伤病的了解只限于常见的那几种,看莫雨额头上有些汗珠,就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竟然微微有些烫的。
莫雨体质偏向于寒凉,手脚冰冷说不上,但很少出汗。这一下子穆玄英又有些着急了,怕他因为受伤而染病。
“你再盯着我看我就起来了。”冷不丁床上传来一句话,穆玄英心里惊了一下,一抬头看莫雨已经偏过头睁眼看着他了。
“莫雨哥哥你怎么醒了?”
“你那么大声叫我,我能不醒?”莫雨动了一下,又闭上眼,“没受伤?”
“没有……”
“那就好。”
“哪里好?莫雨哥哥你吓死我了,”看莫雨还有精神,穆玄英也放松了些,“我听人说你受了重伤,还以为你……”
“不是大伤,没要紧。”
莫雨也能猜到了,穆玄英是被恶人谷的人救回去的,他在人群中从马背上摔下去,真是危险到了极点,浩气盟的人怕他受伤,应该也不会强求把他再搬到浩气那一半营地治疗,而恶人与浩气之间总归是有点隔阂,自己受了伤,被人夸张地说几句来指责他,也是料想得到的事。
“怎么可能?我摸你额头好烫。”穆玄英又伸手摸他额头,“是不是生病了?”
“受了伤发热也是常有的事,不用放在心上,我休息会儿就会好……你先回去吧。”
“不行。”穆玄英摇摇头,“我不放心。”
“……”莫雨皱了皱眉,看穆玄英那一脸认真的表情,晓得他是担心自己,但从马背上摔下去,谁信他真的没受伤?
“莫雨哥哥你睡吧,我不打扰你。”穆玄英凑近点笑了笑,“小时候,都说不舒服睡一觉,出了汗热就退了。”
“你还是小孩子?说了我没有事。这会儿不相信我了?”
“我没有……”穆玄英摇了摇头,“莫雨哥哥你让我待在这,我安心些……”
他确实怕了,虽说受伤不是稀罕事,但他没料到莫雨会因为要推开自己而受了伤,而他刚醒过来就被几个恶人谷弟子怪罪了一通,心里慌得厉害。
他真是心里越想越糟,觉得莫雨受了什么重伤。
“傻。”莫雨看他担忧,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去握住他的手,“我能有什么事。”
“我担心死了……”
“你倒好意思说,这么大人了,还从马上摔下去。”
“我那是……”反被人指责了,穆玄英顿了一下别过头去,“……我不说话了,莫雨哥哥你好生休息,如果哪里不舒服就跟我说,嗯……我去打点水来。”
莫雨其实有点昏沉,就听见穆玄英跑出去又跑回来,然后就没有声了,再然后浸了冷水的软布敷在了自己的额头上,冰冰凉凉的。
再然后,莫雨感觉到暖暖的气息落在自己鼻子上。
他知道穆玄英正盯着自己看,心里有些好笑。
看到穆玄英为自己担心,莫雨其实是觉得愉快的。
穆玄英担心别人的时候表露得很明显,一眼就看得出来,皱着眉头,耷拉着脸,眼睛里盛着光,忍不住问这问那的。
虽然恶人谷和浩气盟目前统一战线,共同驻扎在此,他也没多少时候和穆玄英说几句话,一方面谢渊对自己厌恶得深,二来两人都事务繁忙,实在没什么时间。
能独处委实不易。
莫雨在心里笑了一声,翻过身来面对着穆玄英,睁了眼看着他,穆玄英没想到他醒了,先是愣了一下,刚想说什么,就被莫雨一抬头吻住了双唇。
莫雨体温还没降下去,嘴唇带着略高的温度,穆玄英被他突然的动作弄得没反应过来,莫雨已经撬开他的唇闯了进来,舌尖扫过齿列挤压他的舌,动作倒是轻柔的,只是气息暖得有些发烫。
“……莫雨哥哥你做什么!”
这吻极其绵软,直到唇瓣分开穆玄英才反应过来,本来干燥的嘴唇都被濡湿了。
“身上还有伤呢,怎……怎么能乱动。”
“热。”
莫雨就简简单单一个字转移了话题,穆玄英盯着他看了几秒,又想起方才他热度过高的气息,一下子耳根发起热来。
“那……我给你擦背?”穆玄英犹豫了一下,“以前听人说烈酒擦身子可以去热,营内弟兄们应该有一些,我去要点儿来。”
“随你。”
借点酒哪要那么久,这大冷天的,大部分人都备着点烈酒夜里暖暖身子,穆玄英要点酒来哪要那么久,莫雨躺在床上估摸着也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了,穆玄英才回来,刚才还发红的脸已经恢复了常态。
“那莫雨哥哥你别动,省得碰到伤口。”穆玄英咳了一声,把酒瓶子拧开倒了些在布上,再将莫雨身上的被子掀开一个角,“……你怎的……不穿衣服……”
“懒得穿。”
“……”穆玄英刚想回他几句,就看到莫雨右肩上的纱布,上面还混合着暗红的血迹和一些棕色的药水痕迹,便闭了嘴没有再多说。
莫雨的身体上有大大小小的伤痕,穆玄英是看到过的,但再一次看到仍然觉得触目惊心。
他不知道自己在浩气盟被众人保护着生活的这些年,莫雨吃了多少苦。
烈酒气味很冲,穆玄英不习惯喝酒,被这味道弄得不太舒服,思绪又乱飘,酒擦在莫雨身上把皮肤都擦红了,但那上面的旧伤依旧很显眼,穆玄英看着看着便用指尖抚过那些早就愈合的伤口,心里发酸。
“毛毛。”莫雨微不可闻地笑了笑,伸出手握住穆玄英的,酒液将手指沾得透湿 ,“你们浩气盟的人教你这样占人便宜?”
“什么?”穆玄英愣了一下,半天才反应过来莫雨说的什么,手猛地一缩回去,“我才没有!”
“脸都红了,”莫雨微微笑起来,“毛毛,过来些。”
穆玄英以为他真有什么事,凑过去一点,莫雨伸出方才那只沾了酒的手压住他的嘴唇,一些酒液顺着嘴唇的线条就滑进了穆玄英嘴里,他刚想说些什么,莫雨又趁他张口将手指塞进了他的口中。
“唔!”穆玄英想反抗,皱着眉瞪他一眼,辛辣的酒被莫雨的手指带进来,和唾液混在一起,差点让他呛着。
“要占便宜,得像这样。”莫雨将手指退出来,看着穆玄英一副羞耻的表情觉得有趣。“彻底点。”
“毛毛,”莫雨轻推着他半边后脑勺,将他拉近了亲了亲,凑到他面前对他说道:“……我想做。”
可惜他另一条手臂不方便动,不然还能按着他亲得更深一点儿。
“莫雨哥哥!你说什么呢!”穆玄英心里一下子炸了,耳根红得发烫,“都受伤了,还说这种话!”
“毛毛。”
“还烧都没退。”
“出身汗就好了,你说的。”莫雨顺手拿过穆玄英手里那酒壶饮了一口,那酒是粗酒,喝起来烧人嗓子,却也让胃里一下子热了起来,“嗯?”
穆玄英的手被莫雨抓着,他习惯了他的手微凉的温度,今天确是烫的,让他很不习惯也很不自在。
“毛毛……”莫雨牵着他靠近床边,细碎的吻落在他的脸颊上,他晓得穆玄英的性子,这会儿他没有躲,便是有戏了。
穆玄英脸都红了,莫雨因为发热,声音比平日低沉一些,带着略显暧昧的鼻音,惹得他一阵紧张。
他好久没跟莫雨说这么多话了,结盟宴上也就打了个招呼,军营里事务繁忙,碰上了也只能问候几句。
“别闹了莫雨哥哥……唔。”话还没说完又被莫雨堵上,莫雨喝了口酒渡给他,冰凉的液体滑进来以后却异常辛辣,穆玄英想推开他,手一动就摸到他肩膀上的纱布,又赶紧收了回去。
莫雨体温高于平时,穆玄英觉得自己正贴着一团火,对方显然没有平时力气那么大。拉着自己衣襟的手也没用力,但是吻也同样比平日里缠绵柔软,缓慢得让他呼吸堵住了一样。
“我想做。”舔干净了穆玄英嘴角渗出来的液体,莫雨松开抓他衣服的手,撑着自己坐起来,“毛毛,你能躲开的,但你没有。”
“……”
莫雨身上全是酒味,穆玄英低头看着他裸露的上半身,肌肉明晰的线条让他咽了口口水。
“莫雨哥哥……”穆玄英拿手挡住莫雨的头,阻止他越来越往下的吻,手指碰到莫雨因为发热而滚烫脸的时候还愣了一下。
莫雨顿了一下,随后就感觉穆玄英蹲了下去,恰好与他同高,然后青年温暖的吻就落了下来。
“莫雨哥哥你不要动……我,我来……”
穆玄英一向自制,对情事不甚了解,莫雨对他笑了笑,他一晓得对方在笑什么就脸红了,手往莫雨眼睛上一捂就不说话了。
莫雨知道他已经不好意思得很,就不再逗他,心里抱些好玩的心态看他怎么进行下一步。
鼻腔里都是莫雨身上蒸出来的酒气,穆玄英其实紧张得很,他盯着莫雨看了一会儿,对方显然有点没精神,额头上有些细汗,他伸手给他拭去,又学着莫雨以前的样子亲吻他,嘴唇都被润得湿漉漉的。
莫雨被他捂着眼睛看不见,只能感觉对方动了一下,然后移开了手,再看他的时候穆玄英一条腿跪在床上,另一条腿撑着地,正看着自己。
脸红得和什么一样。
“怎么?”
“没事……你不要动。”穆玄英咬咬牙解了自己的外衫放在床边,毛领子茸茸地团成一团,浩气盟的衣服大件套小件,但实际上也不难解开,脱到里面的时候因为腰带松了,领口已经大开,莫雨看着他胸口健康的肌肤,硬是忍住没伸手把他拉过来。
看他主动是难得的事,他当然不能错过。
脱了衣服穆玄英又站起来,小心地用手撑着床坐上去,跨坐在莫雨身上,问他:“莫雨哥哥你冷不冷?”
“你快些,我就不冷。”
“……”穆玄英自知嘴皮子斗不过他,瞪他一眼就不说话了。
“怎么?” 莫雨看着凑近了自己的穆玄英的脸,心里明白他是向自己索吻,却一脸平静地问他话,穆玄英没想到他装傻, 僵在那里半天,又想起自己那句“让我来”的胡话,只好认命的吻过去。
刚碰上莫雨的动作就变得重起来,舌头被纠缠着发出暧昧的水声,嘴里充满了灼热的气体,无法吞咽下去的吞咽顺着嘴角流出来,穆玄英有些难以自持地抱住莫雨的脖子,莫雨感觉得到他的身体也有些热起来,便伸手在他腰间捏了捏。
“……接下来怎么办?”
莫雨用手指挤压着他胸前的突起,又用指腹推擦,手指带着一阵燥热引得穆玄英微微颤抖起来。
“唔……莫雨哥哥……”
“过来点。”指甲刮擦着逐渐变得硬起来的乳首,莫雨的声音都带着水气一样,“起来一点。”
穆玄英犹豫半天,还是听话地坐起来,往前挪了一点,赤裸的胸膛几乎贴上莫雨的脸,羞耻心快把心脏都撑爆,莫雨扬了扬嘴角,含住那颗脆弱的果实,穆玄英被他激得一颤,忍不住双手抱住莫雨的头。
湿热的舌头舔舐着微红的软粒,偶尔会被牙齿擦过,穆玄英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烈酒的气味太熏人,眼睛都有点酸了。
莫雨很满意地看着穆玄英有些泛红发热的皮肤,手顺着穆玄英紧实的腰部线条一路下滑,隔着裤子揉了揉,“毛毛,你硬了。”
他这么直白让穆玄英头都不想抬起来了,但莫雨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反而用手覆上他那地方,拇指还滑动着描摹了一下形状。
“怎么办?”莫雨意犹未尽地轻咬了一下穆玄英的乳首,“你说的,让你来。”
“啊……”穆玄英有些用力地抓紧莫雨的头发,声音有些控制不住,“莫雨哥哥……你就晓得欺负我。”
“嗯,”莫雨捉住他的下巴吻了吻他咬的发白的嘴唇,“就欺负你。”
穆玄英的动作很慢,迟疑了半天才弯曲膝盖坐到莫雨的腿上,莫雨的身体依旧发烫,两个人那地方撞在一起,穆玄英感觉到对方一片火热,还颇有恶意地动了动,与他磨蹭了一下。
“嗯……”穆玄英皱起眉,硬着头皮伸手去解开莫雨的裤子,因为先前用酒擦身,又一直捂着,发汗的皮肤摸起来有些滑,手指一路往下,直至摸到了莫雨半挺的性器,又顿了顿。
“嗯?”莫雨抬眼看他一下,终于伸手拉住穆玄英的,带着他握住两个人性器,手指上下滑动起来。
“我……等等……”穆玄英惊了一下,想挣来莫雨的手,对方却趁机用手指在他顶端的小孔上一抚,引起一阵战栗,酸麻的快感一下子窜遍全身,穆玄英身体一软险些摔倒。
顶端渗出的液体沾湿了他的手,两个人的性器互相摩擦,陌生的触感让快感更甚,穆玄英听见莫雨低沉的喘息,萦绕在耳畔让他心里发软,莫雨情动得很快,滚烫的气息熨烫得穆玄英不自觉地配合他的手上动作。
他心跳得很快,在胸腔里一下一下鼓动着,情欲翻涌着流淌在身体里,却始终找不到宣泄口,“莫雨哥哥……”
“好毛毛,”莫雨眼中闪过一道暗芒,“怎么办呢……”
穆玄英被他弄得毫无办法,手上的动作愈发粗暴起来,手指上的茧摩擦着性器,身体没有可以依靠的东西,几乎要倒下去。
“莫雨哥哥……”
“看着我毛毛,”莫雨带着穆玄英的手灵活地套弄着,两根性器被黏腻的液体粘在一起,稍微滑动就发出水声,穆玄英精神和身体上都被刺激得受不了,又恰好对上莫雨的眼神,腰身一紧就射了出来。
“嗯……”穆玄英和莫雨额头抵着额头,不住地喘气,“别动,你的伤……”
“……”
虽然身体无力得很,穆玄英还是一下子压住莫雨的手,“我说了我来……”
莫雨刚想说什么,就被穆玄英堵住了嘴,他没想到穆玄英这么坚持,也就任由穆玄英胡乱吻着,待分开的时候拉出一条细细的丝线,穆玄英满脸通红地盯着看他,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闭眼……不要看我。”
莫雨没想到穆玄英竟然为了自己做到这个地步,心里清楚他其实难堪得很,也就顺着他的意思闭上了眼睛。
穆玄英顶他看了几秒,确定他没在看自己了,才心下一横,支起身子,一手撑着床,另一只手缓慢往下游走,他都没有勇气往下看,只能凭借过去莫雨进入的时候的感觉寻找到那个已经微微湿润的穴口。
羞耻心让他的动作没法继续下去,穆玄英喘着气看着莫雨,又不自觉地看到他肩膀上包缠住的伤口,眼睛一闭将手指探了进去。
“唔……”感觉不太舒服,穆玄英稍微动了一下,柔软的穴口却没有那么容易进去,好在他并不是第一次做,深呼吸了几下放松了些,先前留在手上的精液也起到润滑的作用。
好不容易把第三根手指探进去,穆玄英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太大声音,稍微弯曲手指试了一下,却一下子疼得不行。
“莫雨哥哥……”毫无意识地就叫出声来,莫雨听见他叫自己,睁眼一看,却看到这样一副光景。
“毛毛,你……”话音未落就听见穆玄英又叫了一次莫雨哥哥,这次声音里都有些委屈了。
“乖毛毛,”莫雨单手抚摸他的腰,眼神深不可测,穆玄英看着他,眼神有些迷惑,“来,听我的。”
穆玄英有些思考不过来了,没有多想就点了点头,然后感受到莫雨的手收紧了些,有一下没一下地揉捏着他的腰。
“稍微进去两个指节先,”莫雨语气哄小孩一样的温柔,“毛毛,想一想,我是怎么做的?”
他这句话一说,穆玄英的脑子就像炸开了一样,莫雨灼热的呼吸仿佛落在他的身边,后穴一下子变得敏感起来,如果是莫雨的话……穆玄英回想着过去种种,尝试着弯曲指节抠弄里面柔软的壁,竟没有先前那么困难了。
“好毛毛。”莫雨看着穆玄英还沾着白色粘液的性器又渐渐抬头,紊乱的气息也渐渐稳定下来,温热的气吐在莫雨脸旁,喉咙里偶尔漏出几声,莫雨伸手过去握住穆玄英那只手,再取代那只手探进那软穴中,内壁分泌的体液已经让那里比较顺畅,莫雨笑着亲亲穆玄英带着汗珠的鼻子 ,“做的很好。”
小时候他每次表扬毛毛,他都要很高兴的。
“嗯……莫雨哥哥,”穆玄英稍微缓了缓,“进来吧……”
他虽是怎么说,却咬紧了下唇,扶着莫雨就硬生生坐了下去。
“唔嗯!”这个姿势穆玄英没办法控制住,即使做了准备,一下子被填满的感觉还是让他很不适,“莫,莫雨哥哥……”
“乖。”
“稍微……等一下……”
穆玄英深呼吸一下,双手放在莫雨腰上,稍稍坐起来一些,又控制不住地腿脚一软,再度坐了下去,莫雨的那物一下子顶得更深,进出的摩擦带出一丝异样地疼痛来。
确认适应一些以后穆玄英再度重复起这个动作,体液充分地让身体接受了莫雨,穆玄英叹息一声,摩擦逐渐让身体产生酥麻的快感,但这样还……
……远远不够。穆玄英用力撑起身体再坐下去,性器擦过体内带来强烈的感受,他几乎满头是汗,却又身体酸软无力,正当这时莫雨一手抓紧了他的腰。
“……?”
“抓着我。”
“莫雨哥哥你不用……”
“毛毛这么努力啊,”莫雨动了动腰,又弄得穆玄英一抖,“我这个当哥哥的怎么能不一起努力呢。”
说罢他扣住穆玄英,用力向上顶弄起来。身体发热确实让他有些乏力,但穆玄英已经做到这样的程度,他也不需要费多少力气。
这样的体位让莫雨整个进入到穆玄英的身体里,加上莫雨腰部用力,穆玄英整个人被他顶弄得上下颠动,莫雨能看到自己的物什正被吞吐着,在那温软的穴中进出。
“嗯……”穆玄英受不住地出声,脸贴近了莫雨,汗水落到莫雨的脸上,和他的混合在一起,“莫雨哥哥……唔。”
“嗯?”
“怎么样……?”穆玄英一脸赤红地看着他,“……会不舒服吗?”
“……”莫雨看了他几秒,重重地向上撞了一下,然后看着穆玄英支持不住地向前一倾,“好毛毛。”
莫雨的身体很烫,穆玄英被他一下一下进入抽出,最为敏感的地方被狠狠撞击着,强烈的快感让他大脑一片空白,一波一波地传递到他的四肢。
莫雨趁他失神握住他的性器,熟练地合住手掌上下推挤着,前后夹击的快感让穆玄英叫出声来,莫雨笑了笑,扣住他的大腿让他不至于滑下去。
“慢……慢点。”快速的抽插让穆玄英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只能颤抖着接受对方的进攻,“嗯,嗯啊……”
“毛毛,毛毛,”莫雨不断唤他小名,“舒服吗?”
说着就腰身用力一推,穆玄英根本没办法回答他就身体一紧,性器抽搐了几下就再度射了出来,莫雨被他一夹,顿时舒爽到了极致,又进出了十来下便一个深入,将粘稠的精液填注进去。
“啊……”穆玄英整个身体软下来,靠在莫雨胸口说不出话来,先前擦过酒的莫雨身上酒味还没散干净,穆玄英不知是累了还是怎么,闻着就觉得自己都有些醉。“都怪你……搞得这么乱……”
“嗯,”莫雨环住穆玄英让他好好靠着,“怪我。”
“下次……别这样了。”穆玄英闭着眼睛一副要睡了的样子,“我是说战场上,我能应付的。”
“我知道,”莫雨低头吻了吻他的眉心,“毛毛长大了。”
“别笑话我了,我认真的……都快被你吓死了。”
莫雨愣了一下,随后才轻叹一声说道:“别听他们胡说,你莫雨哥哥怎么可能有事呢。”

又过了好久才听见穆玄英笑了笑,“嗯,也是。”

评论
热度(76)
  1. 麻烦来杯茨酒~酸酸酸酸酸酸酸 转载了此文字
    (*´艸`*)
  2. 薄伽梵歌酸酸酸酸酸酸酸 转载了此文字

© 麻烦来杯茨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