攒欧气,求茨酒中_(:_」∠)_

同骑

酸酸酸酸酸酸酸:

穆玄英的马受伤了。
他把马拴在大树底下,很心疼地摸摸马的头,事情出得很突然,他从悬崖下经过的时候,突然有碎石从上面落下来,那石块不小,如果砸到人肯定了不得,幸好莫雨眼疾手快,一斜身拽住穆玄英的缰绳,一下子把马拽得转了个向,才没被砸中。
可惜马还是给伤了,后腿被石块击中,现在站起来都十分困难。
这匹马是他驻守马巍驿之前谢渊赠与他的,因他之前大部分时间在盟中,这算是颇有意义的礼物,穆玄英一直对它爱惜得很,马也同他十分亲近,亲昵地蹭蹭他的手。

“莫雨哥哥,附近就有村子,我们去当地借些草药吧。”
莫雨点点头表示同意了,便将一直在旁边吃草的自己的马牵了过来。
“上马。”
“……”
穆玄英看了看莫雨,好像想到什么一样,睁大眼看着他不说话。
“怎么,你难道想走着去。”莫雨看着他觉得好笑,“还是你觉得自己太重了?”
“别笑话我啊,莫雨哥哥。”穆玄英当然不是觉得自己重,何况重不重且不说,莫雨哥哥那匹马也算好马,承重肯定是没问题的。
“那便是……你不愿同我一起了?”
“我没有!”这次穆玄英回答得十分快。
“那就上马。”
“……”
……不要脸。
穆玄英看了看自己的照夜白,马儿很无辜地对他眨眨眼。
“每次都这样……嘁。”穆玄英不自在地看着莫雨翻身上马,手臂经过他的腰拉住缰绳,有点尴尬地转过脸去。
莫雨却轻轻笑起来。

求到草药倒是不难,村民见他温和有礼,又是浩气盟的人,便很爽快地寻了些草药给他,还顺便赠了些马草给他。
看时间不早,天都黑了,两人也没再多逗留,谢绝了那户好心人家的挽留,早些回去把穆玄英的马医一医。
“想不到能碰到好心人。”穆玄英乐呵呵地抱着包起来的草药上马。
莫雨却没说话,上了马就往前飞奔而去,穆玄英见他不回答,以为他没听见,又叫了他一声。
莫雨还是不说话,只是环他腰的左臂用力了些——穆玄英现在手上拿着东西,腾不开手去扶,快马必然有些危险,便由着莫雨环着他。
“莫雨哥哥,你生气了?”穆玄英回过头来看他,“倒是说句话啊。”
“你当人家真是好心?”
“……怎么?”
“你没见他家中有个没出嫁的女儿。”莫雨顿了顿,“还一直偷着盯你看。”
“这——”穆玄英又气又好笑,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你怎知道她不是盯着你——”
“……”
话还没说完穆玄英就后悔回头了,骑马毕竟十分颠簸,两个人又挨得很近,距离一根手指那么长,他这一回头说话,马一颠簸,两个人撞在一起,莫雨正巧亲在他嘴唇上。
穆玄英一下子愣住了,他不知道这是意外还是莫雨故意的,但紧接着莫雨的手又把他扣紧了点,就这么就这姿势真真正正的吻了下去。
……故意的。
莫雨咬着他的下唇不让他回过头去,穆玄英张口想说话,那人却灵巧地舔过他的齿列,毫不客气地闯了进来。
舌尖扫过口腔的感觉痒痒的,穆玄英被他扣的很紧,避不开他,莫雨强硬地卷过他的舌纠缠在一起,再又星星点点地轻吻他的嘴唇,穆玄英被他弄得透不过气,脖子又酸痛,只能用肩膀顶了顶他。
“……看路!” 好不容易逃脱了,穆玄英呼口气转过头去,脸上热得不行。
“这一路平坦得很,有什么可看的。”莫雨洗了口气,将脸埋在穆玄英颈窝上,青年皮肤上温热的气息充盈着鼻腔,莫雨将他的毛领子拽下去一些,趁穆玄英没防备,细细密密地吻在他裸露出的皮肤上。
“莫雨哥哥!”穆玄英有点恼了,叫了他一声想把领子拉回去,莫雨却先下了手,捏了捏他的腰部。
穆玄英最怕痒,被他弄得整个人一激灵,莫雨却低低笑了起来,摸到他的腰带,就要去扯他束腰的绳。
“……你做什么!”穆玄英想拍开他的手,却碍于手上抱着东西腾不出手,莫雨顺着他的脖颈一路舔吻向上,被吻过的地方丝丝的凉,而正被嘴唇贴住的皮肤又微微发烫,莫雨的鼻息落在他的颈上,引得他燥起来。
莫雨吻上他的耳廓,改变策略将穆玄英的衣服从腰带扯出来一些,这样一来衣襟松散了一些,穆玄英气急地甩了甩头想阻止他,高束的辫子打到莫雨的脸上。
莫雨不理他的反抗,左手滑进他衣中,隔着一层内衫抚摸穆玄英年轻的身躯,黑夜里虽看不清楚,但莫雨却感觉得到自己唇边的穆玄英的耳朵正发烫。
“别……”感觉到莫雨的指尖抚上了自己的乳首,穆玄英有点心慌起来,他回过头去想叫住莫雨,却又一次被他堵上嘴唇,莫雨轻柔地舔舐他的唇瓣,哄骗着他回应自己,手上却寻到了他胸前微微凸起的小粒,指尖在上面微微刮擦着。
“这里可是外面!而且……”而且还骑在马上呢,后半句话穆玄英因为羞耻而没说出去,莫雨舔了舔他的唇角,看着他红润的嘴唇被晕出一层水光来。
莫雨手指灵巧地揉捏那脆弱的乳首,隔着一层布料使得摩擦更甚,穆玄英觉得两个人太近,耳畔都是他的气息,他又气又急,反而导致气息愈发紊乱,细微的痒传遍了全身。
莫雨感觉到他呼吸急促,抽出手来送进穆玄英口中,手指压着他的舌头搅动,穆玄英唔唔地说不了话,直到他手指抽出去,牵出一根亮晶晶的丝线来。
“毛毛,咬住。”莫雨将指尖放在他唇边,穆玄英别过头去躲,莫雨见他不乐意,又凑到他耳边去哄他,“听话,乖。”
平原上十分寂静宽广,莫雨低沉的声音落在耳边,带着几分性感,穆玄英只觉得口干舌燥,便听了他的话,咬住手套的一角,莫雨借了力就将手从手套中脱了出来,抚了抚穆玄英发烫的脸颊。
“莫雨哥哥,别闹了……”穆玄英稍微缓过劲来,深呼吸了一下,却一下子对上莫雨的眼睛,对方目光闪动了一下,穆玄英心里一颤,腰带已经被莫雨松开来。
“喂……!别!”
莫雨丝毫不理会他,手已经滑进穆玄英的裤子中,穆玄英想挣脱他,却在身下那物被人触碰的时候动弹不得。
“别……别碰那里!”
穆玄英觉得羞愤难当,想丢开手上那包草药去推开莫雨,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莫雨隔着亵裤握住他下面的物什,他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向下汇去,敏感的地方被人握住,手掌的温度隔着布料传递过来,穆玄英有些失力的靠在莫雨身上。
“莫雨哥哥你松手……别在这……”
纵使周围不会有人,穆玄英也不能忍受在这里做这样的事,强烈的羞耻感让他闭上眼睛不想再看,莫雨的呼吸喷在他的脖子上,让他心里有些痒痒。
“不会有人的。”莫雨移动手指摩擦着穆玄英的性器,听着他的呼吸变得粗重,“我们快点回去。”
说些莫雨一夹马肚子,马儿加快速度飞奔而去,穆玄英惊呼了一声,莫雨的动作因为颠簸变得重起来,摩擦着茎身产生强烈的快感,莫雨感觉到那被顶端撑起的布料有些潮湿,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莫雨哥哥……”穆玄英咬着下唇含糊地喊他,不抱希望地想阻止莫雨,莫雨晓得他是难堪了,安抚似地吻了吻他的脸颊,拇指抚过他脆弱的顶端。
情动的人……不止他一个。
穆玄英感觉得到莫雨动作渐重,亲吻后颈的动作逐渐变成啃咬,下身的快感难以抑制地流窜在全身,在马背上的颠簸更加让这一切变得激烈。
“莫雨哥哥……停下来,” 穆玄英难为情地偏头,想忽略莫雨造成的身体的燥热,而莫雨却愈发灵巧地搓动着怀里青年的性器,“我快不行了……”
这话已经有些央求的意思在里面。
莫雨感觉到穆玄英身体崩得很紧,像是满弦的弓,他伏下头吻他的脸颊,语气轻柔地叫他:“毛毛。”
“不……”
“没关系的,毛毛。”莫雨微微笑了笑,用鼻尖蹭了蹭穆玄英的脖子,满是宠溺的意味。
穆玄英觉得自己被这声音蛊惑,莫雨暖暖的气息落在他的皮肤上,顿时让人放松下来,那一瞬间被意识强制压住的快感潮水般涌了上来,穆玄英松口叫了声莫雨哥哥,在他手里射了出来。
隔着裤子……穆玄英感觉得到那里潮湿黏腻的感觉,脱力而不得已地靠在莫雨身上。
“好毛毛。”莫雨拉住缰绳让马慢下来,腾出另一只手摸了摸穆玄英的额头,青年的额发都被汗水沾湿了,贴在额头上,莫雨帮他整理了一下头发,像安抚一个小孩子。
“下去……”穆玄英闭着眼睛,呼吸还未平息下来,“让我下去!”
他是真的恼了。
莫雨看他没什么力气,就拦腰抱起他跃下马,运起轻功将穆玄英放在一棵树下坐着。
月亮已经升起来了,借着微弱的月光莫雨看见穆玄英脸颊依然泛红,衣服虽然没有脱下,但是松松垮垮,领口露出一大片皮肤来。
莫雨俯身吻他,穆玄英闪避着没有要回应他的意思,莫雨伸手扳过他的脸,强硬地在他口腔里攻城略池,穆玄英任他摆弄,却不作出任何回应。
赌气了。
莫雨承认他是玩得有点过了,他低下头去拉开穆玄英的衣襟,舔弄啃咬他的锁骨,穆玄英的皮肤有些发烫,莫雨带着凉意的嘴唇贴在上面其实很舒服,穆玄英皱着眉扭过头去不看他,显然不配合他。
他们不是没有做过,但是这样胆大妄为是第一次,穆玄英觉得太过于难堪无法接受。
莫雨却没打算停下来,他一路吻下,舔舐还有些发红的乳首,穆玄英一下子又紧张起来,莫雨却不紧不慢,缓慢却坚决的挑弄着他。
他最清楚,毛毛对于他的弱点是什么。
“毛毛,” 莫雨抬头亲吻他柔软的嘴唇,又凑到他的耳边唤他,“毛毛。”
唤过了毛毛又叫他玄英,莫雨把头埋在他的颈窝廝磨,粗重的喘息声传到他的耳边,莫雨的声音低沉带着某种诱惑:“帮我解渴。”
穆玄英顿了一下,莫雨趁着这个空闲吻上他的双唇,动作比起平时来说温柔太多,两个人的唾液溶在一起,穆玄英沉默了片刻,最终伸手环住了莫雨的脖子。
他晓得毛毛心软。
刚刚才发泄过的穆玄英很快被撩拨起来,他现在只要低下头就能看见莫雨的发旋,莫雨舔舐着他的乳首,有时用牙齿细细地磨那脆弱的小粒,微痒的感觉不断传递到全身。
周围实在太暗,莫雨摸索着褪去穆玄英之前就已经潮湿的亵裤, 手滑向下面,穆玄英对于情事一向不好意思,但越是这样越无法掩饰身体的反应,莫雨感觉着那物什在自己手里渐渐发热涨起来。
穆玄英抬起手遮住自己的眼,却还是抑制不住地喘息出声,莫雨的手指上带着薄茧,摩擦出异常强烈的快感来。
“乖毛毛。”莫雨将他拉起来一些靠在自己身上,手伸到更私密的地方探寻,穆玄英不自在地扭动了一下身体想避开,却被一下子狠狠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莫雨的欲望正高涨,他觉得自己的忍耐力已经相当不错了,便压着穆玄英的腰,另一只手刺进他的穴口,其中的温暖立刻包围了他的手指。
“啊嗯!……”穆玄英被突如其来的疼痛弄得一颤,双腿一紧夹住了莫雨的腰,莫雨待他稍微缓过来了,便以手指在他后穴中活动起来。
莫雨捣鼓着他后穴,穆玄英整个人身体滚烫,脸颊泛红,像憋了气以后一样大口呼吸着,隐忍了许久才等到那手指退出去,莫雨看他疼得厉害,安抚地吻住他的嘴唇,渡了口气给他,才撑起穆玄英的两条腿,将自己送了进去。
被温热内壁容纳的感觉舒爽无比,莫雨闷哼了一声,扣住穆玄英的膝盖将自己尽数送了进去,青年疼得叫了一声,满头都是冷汗。
莫雨见他喉结滚了一滚,像是吞咽什么,更是觉得难耐。
“唔……莫,莫雨哥哥,”穆玄英睁眼看了看他,对方同自己一样,额边头发都被自己沾湿了,“我没事的,你……啊!”
他话没说完,身体就被狠狠贯穿,穆玄英觉得自己整个人要撕裂开来,莫雨腾出手捏着他的下巴,将他断续的呻吟堵在口中,又趁他失神握了他的手,带着他游走到下方,领着他握住自己的性器。
穆玄英想把手收回去,却被莫雨抓住不放,强迫他与他一起套弄那欲望,同时他抽送着顶弄起来,后面痛得快要裂开,一丝快感却游于那痛苦之中难分难解。
如果不是穆玄英一直断断续续叫着莫雨哥哥,莫雨可能早就沉溺在被他包裹吞食的欲望中,他尽力放缓速度到穆玄英能接受的程度,却毫不犹豫地深入到底。
穆玄英闷哼着承受他的进攻,一边前端被套弄的快感不断袭来,因为之前射过一次,性器上还粘有黏腻的液体,光是触摸就让他觉得很难为情。
看他眉头不再那么紧锁着,莫雨将他压紧在地上用力贯穿起来,全部没入的时候穆玄英绷紧了身体,脸侧过去闭着眼不再看莫雨,莫雨被他的举动弄得有些愉悦,凑下去轻轻啃咬他的喉结。
“毛毛……你咬得太紧了,” 莫雨的声音带着些笑意,“放松点。”
“你还说……”穆玄英对莫雨的游刃有余十分,不服气,然纵使他想着这事的时候莫雨也依然顶弄着他,已经逐渐松软的内壁自然地接受着他的冲撞,被顶到深处的时候穆玄英忍不住呼出声来,伸手抓紧了莫雨的衣物。
莫雨笑了笑,抓住他一只脚抬高,穆玄英还穿着靴子,那布料定是极好的,握上去十分柔软,还能感觉到脚踝的骨骼。这样一来莫雨将自己更深地送入他的体内,那内壁微微蠕动着,吞食什么一样接纳着莫雨的性器。
他神经兴奋到不行,加快了抽送的速度,穆玄英喉咙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却组不成一句完整的话来 。
“……唔嗯!” 穆玄英被他弄得腰都软了,那人却全然没有满足,一下一下撞上他体内的那处,引起一阵颤栗,穆玄英听见莫雨低沉的喘息声,那声音让他脸上燥热。
他本身体质属阳,这一来二去口干舌燥,喉咙里干得有些甜腥味冒出来,喊出来的声音都嘶哑了。
莫雨低下头去舔弄穆玄英胸前的两点,那小小的一点挺立在胸前,微红的颜色让他心情愉快,最关键的是,他轻咬的时候能感觉到穆玄英微微的颤抖。
肉体碰撞的声音让穆玄英脸红,莫雨最喜欢的莫过于他这个样子,这样子的毛毛是只有他看得见的,这让他的占有欲一下达到顶点,加快了速度顶弄他。
“莫雨哥哥……我……我……”穆玄英颤抖着勉强支起身子来抱住莫雨,身体随他的动作颠簸着,疼痛与快感一并爬满他的全身,“我快……”
话未说完,穆玄英就看到莫雨嘴角扬起一个细小的微笑,然后便感觉他彻底退出了自己的身体,紧接着莫雨扣住自己的腰身,一把压下,再次整个贯穿了他。
“……啊!”
穆玄英被他猛烈的一下刺激得惊呼一声,全身血液汇集到那处,一下子射了出来。
他那一下猛然绷紧身体,将莫雨一下子绞紧了,莫雨稍微睁大了眼,扶着穆玄英酸软无力的身子,将他压在树上,狠力地对着他的嘴唇压下去,吮吸他口腔中快蒸干的唾液,身下也加快了速度抽插了数十下,才将粘稠的精液射进了他的体内。
“嗯……!”穆玄英体内的热流激得一抖,无力感向四肢蔓延开来,他有些乏力地回应了莫雨的吻几下,便靠在他肩上没说话了。

“睡着了?”
“没……”
莫雨看他否定得犹豫,知道他肯定是不好意思了想装睡,又觉得装睡不大可能,才勉勉强强回答自己。
莫雨抬着他的下巴看着他,余光突然扫到他脖颈处被自己吮出来的红印,心情变得有些愉悦。
“莫雨哥哥……你又笑什么啊。”
“没什么。”莫雨帮他把领口合上,想了想又将领子向下叠了一点,将那印子露出小半边来,然后看着穆玄英迷茫的眼神,低头亲了亲他红润的双唇。

评论
热度(58)
  1. 麻烦来杯茨酒~酸酸酸酸酸酸酸 转载了此文字
  2. 薄伽梵歌酸酸酸酸酸酸酸 转载了此文字

© 麻烦来杯茨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