攒欧气,求茨酒中_(:_」∠)_

【莫毛】恋爱循环02

微雨侵晚阳:

【校园paro 班长雨×卫生委员毛】已弃疗系列。


 


小长假前最后一节课放学的意义,在众高三生的眼里不亚于开国大典。但最后一节课表针行走的速度也慢的有苦难言。


穆玄英记笔记的时候不经意往同桌的位置瞥了一眼,果不其然地发现莫雨把面前一堆书竖了起来。


当他竖起这摞书,懂他的人知道他要准备偷菜了。


过一会儿穆玄英再看的时候,莫雨正在认真专注地玩手机,手指灵活快准狠,的确是偷菜的一把好手。


他有些无语地悄悄喊了一声:“莫雨哥哥?”莫雨速度很快地嗯了一声,头都没抬,穆玄英只好继续听课,顺便自觉地帮他望风。


不出十分钟,莫雨给他传了个纸条过来。优等生穆玄英胆战心惊地看了看讲台上自娱自乐的班主任老王,小心地打开了纸条。


一张随便撕的草稿纸,非常狂霸拽地写了五个字“初吻给了谁”。


穆玄英的脸瞬间就红了,他愣愣地盯了半天,心里疯狂闪过“这是莫雨哥哥传的”“莫雨哥哥为什么问我这个问题”“他被盗号了吗”“什么意思啊我们是学生应该以学业为重”“臭流氓”等无数弹幕。斟酌良久后,穆玄英十分生气地回复:“雨哥你怎么这么不正经!”


纸条传回去后,穆玄英用眼角的余光盯着莫雨的动作,忽然发现他抬头看着自己,表情十分莫测,随后凑了过来,声音压的极低:“毛毛,你想什么呢,这个人的菜快熟了,让你帮我记着点。”


穆玄英把数学课本立起来不理他了。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下课之前老王开始布置作业,布置完了,望着已经归心似箭完全听不进他的话的学生们悠悠道:“希望大家认真完成,你们抄作业,是在伤害你们自己。”


莫雨收了手机接了一句:“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不买试卷不就得了。”他声音不大,但足够老王听见了,教室里一片笑声,老王笑而不语。


三中的下课铃拖了三分钟才响,王遗风出门的刹那教室里一片欢呼,夹杂着几声惨叫:“老王害我,布置这么多作业!”


有人对莫雨喊:“班长,今晚打本吗!”


莫雨看了一眼穆玄英,穆玄英也看了他一眼,莫雨很识趣地回答道:“写作业。”说完抱起穆玄英桌子上一摞课本,俩人一起出了教室。


那人一脸“我懂得”的表情,摇头对好友作惋惜状:“班嫂管的严,班长也是蛮拼的。”


说是小长假,第二天下午就要回校补课,下午刚到教室,打本到半夜又补了好久作业的莫班长就开始集合班委开会。


三班政事向来以班长莫雨为首,学习委员陈月位居宰辅,各科课代表皆是肱骨之臣,相较之下身为卫生委员的穆玄英倒是比较容易被忽视,一来实在是三中对高三的卫生标准放宽不少,二来莫雨身为班里女生给卫生委员定的官配,对此十分喜闻乐见。


学你的习,没事看什么穆玄英。


近期任务布置完了之后老王也到了,开始说些有的没的,诸如高三下半学期的重要性再努把力高考提几十分云云,不出十分钟莫雨就十分想睡觉。


穆玄英也被老王讲晕了,但优等生毕竟是优等生,只会偷偷对莫雨吐槽:“莫雨哥哥我好想睡觉啊。”


莫雨:“我也想。毛毛,不如我们一起睡,看他逮谁。”


穆玄英:“……”


只会逮一对好吗。


最后老王从资料夹里抽出一张纸:“学校新下的通知,市里要来检查,所以下午最后一节课打扫卫生,卫生委员安排一下。”


穆玄英平常存在感的确低,但真的做起事来十分认真负责,周一到周五的都分好给各组组长,自己带着几个人去打扫卫生区。


莫雨在值日组里的地位比较尴尬,说不干值日他的确是在干,但说干值日他又更像霸道包工头。这会儿穆玄英带着人下了楼,他就在楼上监督。


雪后的操场一片银白,穆玄英发现也的确没什么好打扫的,跟着下来的几个同学提议在用扫帚写字,说着就开始挥舞扫帚。有人写了考上好大学,有人写了XX我爱你,还有一个写了老王爱你一万年,教学楼上不一会儿就聚集了一群围观者。


雪后初晴,穆玄英抬头,在一片和煦的日光里一眼看到莫雨,对方站在窗边,离的太远看不到表情。穆玄英轻轻地在脚下的积雪里踩了个“MM”,对莫雨挥了挥手。


和莫雨哥哥考一所大学,他许了这样的愿。写在雪上的愿望大概会很快化掉,所以还是去实践比较靠谱吧,他想。


02END


比较短小,实在梗少。感觉再写下去雨哥真的要分分钟分水我了……刚毕业的高三狗表示,年轻真好啊。


使用的梗来自高中同学们wwww谢谢看完的小天使!

评论
热度(39)
  1. 麻烦来杯茨酒~月绵 转载了此文字

© 麻烦来杯茨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