攒欧气,求茨酒中_(:_」∠)_

【莫毛】疯子后续

无色:

疯子后续


【一】


穆玄英说:“你睡不着,我抱着你睡,你吃不下饭,我喂你,你想打架,我陪你。我只有一个希望,你如果有什么想要的,一定要告诉我,不管是什么,好不好?”


莫雨点了头应下,而后更是肆无忌惮,就连穆玄英如厕他都要守在外边,一脸你才答应我一切都依我的样子,穆玄英再无奈,对着莫雨也说不出半个不字,虽窘迫,却也无比庆幸自己回来的及时,莫雨对这个世界还有所牵挂,执念也好,欲望也罢,穆玄英都愿意顺着他。


穆玄英看着莫雨仍带着浅红的双眸,拉了他的手问他:“莫雨哥哥,我们去沐浴好不好?”


到了泉水处,穆玄英先自行脱了外衣,后又帮莫雨脱掉外套,少了衣服的遮掩,莫雨身上的伤疤就让人触目惊心了。


穆玄英指尖抚过那些伤痕,到莫雨下颚停住,似是叹息:“这道疤竟也还在。”


莫雨一把抓过他的手,三两下替他剥去身上蔽体的那件内衫,拉着他进了泉水之中,一分一秒怀旧伤感的时间也不留给他。


穆玄英肩伤还未痊愈,只得站在浅水处,大半个胸膛都因此裸露在外,好在泉水温热,也不觉寒冷。


耳畔有虫鸣鸟叫,穆玄英露出一个浅笑,觉得此处真是个好地方。


谁料猛的向外溅起一阵水花,顿时林间鸟儿四散飞离,穆玄英不知哪里又惹了他,只听他开口:“你还没说过,你是我的。”一张冷脸倒是被泉水浸的也仿佛沾了些温度。


穆玄英一下红了脸,虽说他对莫雨百依百顺,但这样露骨而直白的话要他说出口也是太为难他了。


他犹豫的片刻,莫雨的火气便又隐约有燃烧的势头,穆玄英也有些着急,反问道:“那莫雨哥哥,你也是我的?”


“那是自然!”


莫雨的坦诚让穆玄英一愣,而后是灿然一笑,莫雨从来都坦诚,是他自己小孩子气了。穆玄英掬了一捧水缓缓浇在莫雨头发上,低声应道:“好,傻毛毛是你的,穆玄英也是你的,我是你的。”


 


【二】


 数月后,穆玄英因穆天磊忌日将近不得不返回浩气盟,对莫雨放心不下,终于还是决定同莫雨一起回去。


将决定告诉莫雨的那一日,未见他有任何不满,穆玄英于是拿出准备好的浩气盟服饰给他,也未见莫雨有任何表示。


直到一身浩气盟的装扮,穆玄英才听见莫雨开口,声音冷冷淡淡,似有嘲弄之意:“不过一身衣裳。”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穆玄英此时才觉得有一些疲惫,莫雨像一把利剑,说的句句话都带刺,偏偏穆玄英但凡露出一个伤心的表情,莫雨就又住了口,可下一次,他还是专挑难听难回的话说。


他看着眼前驻足等他的莫雨,终究还是走上前去牵起他的手。


穆玄英一直低着头,所以他看不见莫雨的忐忑,看不见他走上前来牵住自己时颤动的手指,他其实有更难得听的话,他是恶人,便永远都是,命债在肩上就永远还不了,而他是浩气,便也是一世浩气,殊途怎能同归?只是他开不了口。


 


【三】


有些事情,莫雨自己不说,穆玄英也不问却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


穆玄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天真的傻小子,浩气盟弟子与恶人谷中各人的纠葛他也并非一无所知,行走江湖,也听了不少故事。总结下来,无非八字,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天注定,不可违,但命注定的,他不信。


“谢叔叔,我也曾经想过,如果我的出身同莫雨哥哥一样,如今会是如此。”


穆玄英知道隔间之中莫雨在听,所以他只能说到此处,他可以抚平莫雨的悸动,可以劝慰莫雨的心伤,但他再心疼,莫雨也从来不是需要可怜的人。


“他先前神志不清,却还识的我,现下心性与常人不同,我不能放任他一个人。”


穆玄英知道他在谷中有几名贴身的侍女照料,却还是放心不下,莫雨曾经讥笑他以为恶人谷是什么地方,能呆在恶人谷并有一席之地的,又能是什么好人,却还是乖乖的留下从没有提过要回谷的事。


“而且有我照顾着,也绝不会允他伤害无辜的人。”


“……至于先前,他身上的命债,若盟主执意追究,玄英私心,愿与他同担。”


谢渊走后,穆玄英才感觉疲惫,他这份心意也不知莫雨哥哥受不受用,他站起身准备走到隔间去找莫雨,抬起头就看见莫雨已经站在门口,微微张开了双臂。


穆玄英一愣,几乎瞬间红了眼睛。


他用力的擦了一下眼角,然后一步一步走过去,直到被莫雨紧紧的搂住,恍惚中觉得自己又成了那个在稻香村被其他孩子欺负了就找莫雨哥哥的傻毛毛,却感到无比踏实和安心。


这世上有多少坚固的堡垒能佑人平安,却只有一个莫雨永远在身后接着他,无论疯魔还是癫狂。


 


【四】


“他们说我爹救了谢叔叔,救了很多无辜的人,最后战死在赤马山。”


南屏山受浩气盟庇佑,望北村的人也对这个多年前救过他们的英雄心怀感激,所以谢天磊的墓修缮的很好。


莫雨看着墓碑上的一行字——“吾恨不能以浩气之身战死”,轻笑一声。


他偏过头去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穆玄英,见他只是低着头,所以莫雨不知道他在跟穆天磊说什么。


回过头,莫雨再看“穆天磊之墓”这五个字,竟升起一种异样的亲近和紧张来。


穆玄英这时拉着莫雨站了起来,道:“他们说我爹年轻时逍遥洒脱,不受拘泥,所以……”想来也不会不允我同你在一起。


莫雨猛的抬头看了穆玄英一眼,随后眼神暗了暗,再看向墓碑时坚定了几分。


“我会一直陪着你,浩气盟也好,恶人谷也好,莫雨哥哥……”


“嗯。”莫雨应下,把穆玄英的手攥在手心里。


胸腔翻滚,血冲大脑,心魔又如何?


怎么比得上他心心念念十几年的梦。


 


【五】


穆玄英思量许久,还是决定同莫雨前往万花谷。


虽说这些日子以来莫雨恢复的很快,性子也渐渐平和下来,除了依旧与穆玄英片刻不离,几乎已经和常人无异,但穆玄英仍是考虑了许久才和莫雨开口。


他重复了许多遍与性命无碍,莫雨也还是皱着眉头,想要把手伸过去再探一探他的脉象。


“莫雨哥哥,不用再探了,我现在没事。”怕莫雨担心,穆玄英又补充道:“而且孙思邈药王都说了只要我好好调理肯定没有大碍的,这次只是以防万一回去看看。”


“莫雨哥哥,别板着脸了……”


“莫雨哥哥……”


莫雨不理穆玄英的撒娇,见不得穆玄英这副不当回事的模样,语气有些咄咄逼人:“你说没事,藏剑山庄叶婧衣三阴逆脉,孙思邈也毫无办法,如今她又身在何处?”


“却也无人听闻她有不测啊,而且,她三阴逆脉不可习武,我却因此得了不少方便,这本就不同。”


“强词夺理!”


穆玄英叹了一口气,只得先出屋打些热水回来擦脸,意料之中听见莫雨跟着他出来的脚步声。


穆玄英回过头来,见莫雨看着他,眼底猩红,一下子就心软了,他最见不得莫雨哥哥这个样子,几乎是立即放下手中的热水就把莫雨搂住。


穆玄英把头靠在莫雨肩上,道:“雨哥,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我们明天就去万花谷。”


莫雨低低的声音传来,穆玄英一愣,只得应下。


“好。”


 


【六】


“莫雨哥哥,我想吃糖葫芦!”


穆玄英接过莫雨递来的糖葫芦,调皮起来:“莫雨哥哥,我还想吃蜜桔。”


“……一会儿我去前边巷口看看有没有卖的。”


“好。”穆玄英应下,看着身前莫雨牵着两人的马,心里再满足不过。


若不是他自己也对三阳绝脉心有忌惮,肯定要趁着这机会把先前的委屈都讨回来。


这一路上莫雨既着急又担心,这些日子里的好性情都要被逼的不复存在,偏偏他又觉得自己不能再对穆玄英那样随意,傻毛毛本来就容易胡思乱想,此番又知道他有旧疾在身,更是千百倍的护着。


所谓风水轮流转,先前穆玄英哄莫雨开心,如今莫雨护穆玄英欢心。


穆玄英解了馋虫,便拉着莫雨也上了马,不日便到达万花谷。


 


【七】


连日的汤药针灸让穆玄英苦不堪言,偏偏身旁还站了一个脸色比他这个病人还差劲的,穆玄英皱了眉,只能仰头将一碗黑乎乎的药汁一口吞下。


傍晚趁着莫雨去守煎药,穆玄英偷偷溜了出去。


花海生死树,他小时候便听过,直至今天亲眼见到,才觉得感慨万千。


一枯一荣,一生一死,却偏偏都还保留着最初的模样,仿佛同生共死。


穆玄英此刻,一手抚着历尽沧桑的树枝,一边看着不远处屋子里的点点星火,才明白万花谷中那句“不求独避风雨外,只笑桃源非梦中”。


 


莫雨煎了药,刚好撞见屋外的孙思邈老先生,再次确认了穆玄英已无大碍,心才一点点放下,转身告别医圣便去寻人。


安史之乱已经过去,百姓的生活开始逐渐恢复,花海的游人便也多了起来。


莫雨这才想起来,七夕将至。


于是明明瞧见了树下那人,莫雨的步子却又一顿,走到了不远处杂货商处,再回来时手上便多了一盏灯。


 


穆玄英看着莫雨一点点走近,这才从树上一跃而下,看见他手里的灯,笑道:“莫雨哥哥,买来给我放的?”


莫雨把手上的灯递给他,道:“你不是最喜欢这种东西?”


穆玄英揉了揉脑袋,点头应下:“是是是,我最喜欢了。”


两个人相对着,自顾自的提笔在灯面上写下想说的话,穆玄英忍不住抬头去看莫雨,却见莫雨一手遮了个严严实实,他露出一对笑眼,“莫雨哥哥写了什么?”


莫雨不答,想要去看他写的,穆玄英却也挡住,不许他看。


 


直到点了火,灯飞到高处,同百盏灯映照在一起时,莫雨和穆玄英才看见那灯上相同的两字——平安。


 ——————————————


其实先前就想写到这里再发,无奈拖了这么久。。。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
热度(79)

© 麻烦来杯茨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