攒欧气,求茨酒中_(:_」∠)_

【莫毛】恋爱循环01

微雨侵晚阳:

欢脱向,蛇精病作者的脑洞没救了,真的不是黑,轻拍,慎入……


现代paro 总裁雨×沙县小吃老板毛


 


作为公司女员工眼中的霸道少总,莫雨从来不信什么说走就走的旅行和奋不顾身的爱情。


米丽古丽拿着一沓资料在莫雨办公桌前抱怨:“我觉得老王买了这个公司就是给你添堵用的。”


莫雨抬头瞥了一眼落地窗外纷纷扬扬的雪,继续在电脑上敲敲打打。电脑旁边是一张合照,两个年幼的男孩子,大一点的那个面无表情,小的那个抱着一只兔子笑的一脸灿烂。


手机叮一声唤醒了屏幕,跳出一条天气提醒,大雪黄色预警,米丽古丽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大惊失色:“姐今天没开车!再晚坐不上公交了!”说罢踩着高跟鞋走路带风地离开了。


莫雨静了几秒,啪地合上笔记本,以留下残影的速度收拾了东西走人。


饶是司机技术再好也对不住这复杂如莫雨心情的路况,雪还在下,满街红绿灯的光映着雪片,车窗玻璃上满是模糊不清的街景。


司机压力有点大。


虽然莫雨并不是一个会因为乱七八糟原因炒鱿鱼的少总,但漫长的堵车时间车里一片寂静让他觉得十分压抑。


司机研究了十分钟如何在闲聊和话痨之间找到一个合适的点之后,果断地打开了广播。


“基三路15号沙县小吃新开张,欢迎广大消费者前来品尝,还是熟悉的味道……”


莫雨坐在后座听着,忽然想起小时候在乡下的日子。


那时候他家隔壁的人家就是开沙县小吃的,当然这并不是他印象深刻的原因。那家有个儿子叫穆玄英,莫雨办公桌照片的另一位主角,喜欢吃糖葫芦又喜欢布娃娃,小名极其卖萌地叫毛毛。


但是天然呆这个TAG莫雨总觉得他会背负一辈子。


“基三路15号是哪?”莫雨问道。


司机眼角余光瞥见车窗外明晃晃的基三路标志,严肃地回答:“这里就是。”


莫雨丝毫没有为眼拙而羞愧,坦然自若:“看这车一时半会也通不了,我去买点吃的。”


他开门下车,抬头就是沙县小吃的牌子,店里的灯光暖融融地透出来,十分应景。雪天里的童话通常由这样的光开始,莫雨穿着沾满雪花的大衣迈向了他新世界的大门。


推开店门,里面的装饰简洁大方,干净整齐,有些恰当好处的小摆件和挂画,收银台上摆着一盆小小的盆栽,盆栽旁边有个毛茸茸的脑袋,脑袋前面露出半个平板电脑的形状,播放的似乎是什么游戏的音效。


门上的风铃一阵轻响,收银台后的人抬起头来,露出一个微笑:“欢迎光临!”


……好治愈。莫雨脑子里忽然蹦出这么一句话。


青年岁数并不大,穿着一件深蓝的线衫,露出格子衬衣的衣领,长得似乎有些熟悉的好看。


莫雨脑中已经打开了制图软件飞速地把面前的人和曾经邻家的毛毛叠图对比,相似度90%。惊喜之余他忽然心情有些沉重。


那年莫雨15岁,正是十分熊的年纪,那年他偷骑了二大爷的三轮车。


歪歪扭扭骑出来的时候正碰上毛毛,毛毛十分惊奇地看了一会儿,然后让莫雨带他兜风。成为世界之王的感觉让莫雨有些得意忘形,爽快地答应了这个他以欺负为主欺负为辅的小邻居。


漫山遍野都是初开的野花,莫雨骑三轮骑到忘情处忽然来了个帅气的漂移,下场是没有好好坐着的毛毛被甩了出去。


难度分10,技术分10,艺术分0。


旁边稻田里有大娘惊呼:“孩子掉了!”


毛毛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哇哇大哭,并发誓从此再也不要理莫雨哥哥,莫雨把他抱回去坐好,看了看他没受伤才稍微放了心,回去了毛毛也不告状,就是不理他,无奈俩人只能各回各家。


莫雨还在想着第二天买几个包子去道歉,结果第二天就被接回了城里去上学。按部就班地毕了业之后进了公司,成了一位年轻有为多金酷帅的太子爷。


再面对曾经被自己甩过的人,莫雨心情有点复杂。


看菜单的时候他不着痕迹地看了看穆玄英,对方一脸认真,在他点餐之后就去了后厨,过了一会儿回来,依然是笑眯眯的:“请您稍等一会儿,马上就好。”


莫雨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坐到了一边。


两份餐做好,穆玄英有些生疏地打好了包,看了看自己系的乱七八糟的袋口之后十分不好意思:“其实我是帮忙来看店的……欢迎下次光临。”


……再多打几个也没关系。


莫雨点了点头离开,回到车上之后把买的沙县小吃给了司机一份,他开始思考人生。


毛毛没认出他,他觉得有些心塞,但是毛毛如果认出了这就是他再也不要理的莫雨哥哥,莫雨觉得更心塞。


从公司到家的这一段路难得的不是莫雨和街景面面相觑。毛毛已经长大了,还是这么专一地开沙县小吃,还是这么好看。


真是越看越喜欢。


雪下起来就没有停的意思,从写字楼外望出去,灰色的天阴沉沉的几乎像压在头顶上,雪势时小时大,气象台发布的预警主角已经成了雪灾,公司众人只得兢兢业业加快速度工作,来保证早点下班。


今天莫雨自己开车,不出意外地又被堵在了基三路上,这次他选择直接把车开到沙县小吃门口,估计着吃完就不怎么堵车了,而且回家也冷锅冷灶没人做饭。


穆玄英今天没在打游戏,在看一本书,还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莫雨点了一碗面之后,他居然亲自去厨房做了,端出来放到他面前的时候说:“今天厨师不在,我做的不太好,如果觉得不好吃可以不收钱的。”


地狱料理狂魔莫雨,在第一次吃了穆玄英亲手做的饭之后彻底沦陷了。


结账的时候穆玄英手忙脚乱地从书下面拿出一张宣传彩页来,向莫雨介绍了店里办会员卡的活动,在好奇沙县小吃也会有会员卡之余莫雨一直盯着穆玄英的手看,具体说了些啥莫雨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这么好看的手怪不得做饭这么好吃,他想,买买买,反正他有的是钱。


神游的莫雨掏出身份证之后才想起不太对,为时已晚,穆玄英盯着他的身份证看了一会儿,表情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身份证的照片也能照的这么好看啊,真好。”穆玄英有些羡慕地道。


莫雨:“……”


然后穆玄英看到姓名那一栏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他记忆中漫山遍野的野花,还有邻居家总是欺负他的大哥哥,好像还有一阵忘记了来由的天旋地转。


“莫雨哥哥?”他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你还记得我吗?我是……”


“毛毛。”莫雨面不改色心不跳。


穆玄英保持着微妙的表情把会员卡办好递给他:“莫雨哥哥认出我来了啊。”


莫雨淡淡地答应了一声,内心已是波涛汹涌。


俩人之后又说了些有的没的,莫雨走的时候穆玄英也要关门了,莫雨完全不是出于客气而是刻意地问了一句:“怎么回家?”


穆玄英穿好了外套戴了围巾,裹的像个包子一样,拿起书来向他笑了笑:“坐公交车啊。”然后又絮絮叨叨地介绍了一番现在的公交线路是如何发达方便之类,莫雨看着他笑,也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雪那么大,我开了车,送你回去吧。”


莫雨在心里准备好了几百字的理由,诸如天太冷地太滑公交走的会比较慢回家也会晚所以会冷的久一点……


穆玄英:“好啊。”


“好久没见莫雨哥哥了,我也想多说说话呢。”穆玄英半边脸埋在格子围巾里,露出的一双眼睛弯成了小月亮。


计划通的莫雨一边开车一边打听穆玄英现在的情况,人来人往的寒冷街道上,走得慢且开着暖气的车里就分外适合怀旧,穆玄英说了半天才说到莫雨比较关心的部分。


“那时候生小雨哥哥的气,没想到第二天你就走了,现在想起来小时候真是不懂事,莫雨哥哥你不会怪我吧?”


幸福来得如此突然,莫雨有些措手不及,他回头看了看穆玄英轮廓柔和的侧颜,心里颇有些意料之外的感觉。


“怎么会呢,毛毛。”


雪天终于结束的时候,莫雨再去店里已经换了一个人看店,问起来说是穆玄英只是寒假过来帮忙,开学所以没办法继续在店里。


回公司的路上莫雨给穆玄英发了短信,直到晚上才收到回复。


“忘了告诉莫雨哥哥,作为赔礼,等放假的时候再做给莫雨哥哥一个人吃”


莫雨望向窗外,融雪的街道已经隐隐有些绿意,大概是春天将近了。


01END


心落蛊卡在指尖有苦难言,干脆换回真正的风格逗比一把,谢谢看完的小天使,请别让我放学别走啊?!题目仍然是歌名,反正都是甜腻腻的谈恋爱……后面一篇一个设定……一个比一个猎奇……


还有被甩出去的那个脑洞不是随便开的,是作者真的被作者爹甩出去过,也是拼啊。沙县这么魔性的地方,一曲忠诚的赞歌。

评论
热度(49)
  1. 麻烦来杯茨酒~月绵 转载了此文字

© 麻烦来杯茨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