攒欧气,求茨酒中_(:_」∠)_

[剑三][莫毛]承情31 (R)

甜糕:

  

  

  

  31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虽然长安城落雨绵绵,看不到天上月,只有阴霾云朵挂于天际,但是这清泉被雨点击打,水波荡漾旖旎流转,滑过石头落下清泉之中。

莫雨将手探入泉水里,天气虽然冰冷,那活泉碰到皮肤却是温和的,穆玄英沾湿了帕子,靠近他要帮他擦拭脸。莫雨按住他的手,“直接下水清洗不是更加方便。”

“天气寒冷,莫雨哥哥你身体也并不好,我怕你会感染了风寒。”穆玄英心中自有一番思量,如是解释了一下,莫雨却笑道,“我是瞎了,却不是废了。”

莫雨穿的衣服并不繁杂,就算看不到也能随手就脱下来,他褪下衣物,赤裸着身体下了水,皮肤上因为这雨水泛起了疙瘩。穆玄英在岸上盯着他下水,心下不安,“莫雨哥哥……”

莫雨沉下水中,波纹因为他沉水而微微泛起涟漪,不知过多久,水面上只有雨滴溅起的波纹,穆玄英心中一慌,拨了拨水面喊道,“莫雨哥哥!”

却无回应,那沉下水里的人没有冒头,只空留他一人惊慌失措。

他也顾不上脱下衣服,直接便穿着衣物跳下水中,泉水里清澈的能睁开眼睛,他看见水底被水流打磨的晶莹剔透的石块,也看见闭着眼睛躺在水底的莫雨,于是心中一凉,他脚下用力蹬腿潜下水底,伸手去握莫雨的肩膀,那紧闭双眼的人突兀睁开眼睛,穆玄英吓了一跳,几乎忘了莫雨目不能视这件事,眼看着莫雨抬手顺着水流波动抓住他,穆玄英这才回神,拉着莫雨游上水面。

“莫雨哥哥——”浮在水上,穆玄英喘好一口气,刚要出声,莫雨却双手捧着他脸,拇指在他下巴摸索了一下,然后凑上来吻住他。

一开始他被撞了下巴,穆玄英吃痛,可是下一秒莫雨就找准了位置,舌头长驱直入,搅弄起穆玄英软舌,二人之间滚烫的呼吸像是要烧热了脸上淌下的水珠,穆玄英一开始圆睁了眼睛,他并没有想到事情发展的事态,但是和莫雨并不是第一次亲吻,而且他们现在也算是两情相悦。于是便闭上眼睛,小心翼翼伸手过去揽住莫雨赤裸腰部。

莫雨在他口中肆虐,虽然衣衫尽腿他左手手套却还带着,那些厚重绷带沾了水更加重,沉甸甸的压着穆玄英的肩膀,他便忍不住去抓莫雨的手臂,莫雨用空着的右手将他夹在两人之间的手腕握着然后移到腰间,莫雨贴着他唇角,柔声道,“洗澡也不脱衣服,毛毛是想将衣服也顺便洗一洗么。”

“我……我也不是要来洗澡的……”穆玄英被夺去呼吸好一阵子,说话都有些喘,莫雨松开手抚弄上他脸颊,淡淡道,“可惜看不到毛毛面红耳赤的样子。”

“……”

“毛毛若是不出声,我便看不到你了。”莫雨在他静默的时候如是说道。

穆玄英知道他口中的看并不是说眼中的看,又想到若不是自己莫雨何苦会伤到了眼睛,可是歉疚的话还未说,莫雨便又将他嘴唇堵着。

腰带被解下来顺着水流漂浮起来,穆玄英余光看到,连忙伸手将那衣带抓住,结果这一抬手没了衣带的外衣散开来,莫雨的手趁虚而入,撩开衣服以后手指就隔着薄薄内衫按住因为寒意挺立起来的乳尖,穆玄英吃痛低声叫了一声,莫雨咬住他下唇在齿间碾磨一番,然后用嘴唇当做探路,从下巴顺着脖颈弧度滑下,落在锁骨上时穆玄英有些痒,缩了缩脖子却被莫雨咬住锁骨,穆玄英忍不住要推他,却又不敢用上力气,于是欲拒还迎,衣衫不知不觉除尽,此时此刻泉中只剩一个赤裸的莫雨和一个只穿了亵裤的穆玄英。

泉水温润漫过皮肤,莫雨将唇按在他头发上,然后慢慢游移下来落在他嘴唇上,穆玄英因为被亲吻的瘙痒忍不住抬起头,莫雨却将他按着,右手只不过轻轻搓弄挺立乳尖,就能听到穆玄英嘴唇吐出的细碎呻吟。

他把那呻吟吞吃入腹,舌尖闯入对方嘴巴里,像是要把呼吸夺走一样突然紧抱着他,穆玄英头晕目眩,下身被莫雨挤进腿间的动作弄的打开,两条腿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被环在莫雨腰上。

莫雨放过被他欺负的可怜兮兮的右乳,穆玄英呜咽出声,莫雨便离开他的唇将他托起来一些,正好让他臀部贴住他已经挺立起来的炙热的下身。亵裤还未脱,布料被顶在皮肤上的感觉并不太好,穆玄英两手扣着身后的岸边,后仰着头斜靠着岸,莫雨将他托起来以后,右手滑入亵裤之中轻而易举把小玄英握在掌心,他低下头凭着自觉找到穆玄英的锁骨,然后下滑下滑,最后咬住饱受冷落的左边乳尖,含咬在齿列之间,耳听穆玄英小声啜泣声,心中便泛起喜悦来。

小玄英硬硬抵在掌心里,莫雨随意套弄一番,叼着那乳尖舔舔咬咬,偶尔扯一扯就听到穆玄英小声求饶声。他虽然眼前看到的是一大片黑暗,却是耳清的很,听声就能辨别穆玄英是否高兴他所作所为。

他将小玄英上下搓动着,水里有天然润滑,他接着水波流动,手指抠弄前段脆弱敏感部位,穆玄英抽了口气,在他身下晃动着腰,莫雨叼着乳尖扯了扯,穆玄英又挺起胸膛来,未经人事的穆玄英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才能排解内心焚烧的火焰,只能不得其法的跟着莫雨的动作,可是上下的动作渐渐都无法满足他,更别提下身即将奔溃的时候还被握住了根部。

穆玄英之下是真的不争气哭着,求着莫雨放开手来,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要解手却被掐着不给的人一样难受的不行。

“莫雨哥哥,莫雨哥哥……”他不停叫着,带着哭腔,他抬起手去扯莫雨的头发想让他放过自己,莫雨轻而易举让步,抬起头来用黑眸看着他,穆玄英吸了吸鼻子,低下头去咬莫雨的嘴唇。

是真的咬,牙齿磕破嘴唇,腥味在口中蔓延,可是尝到那味道以后穆玄英又后悔,他总是不愿意伤害到莫雨的,于是便又伸出舌头小心翼翼舔舐他破掉的嘴角。

“毛毛……”莫雨抵着他嘴唇轻轻念着,穆玄英应了一声,带着哭腔,“莫雨哥哥,你……你松手啊……”

“为什么?”

那手不止不松,还又抠弄了一下顶端敏感的小地方。穆玄英当即腰都软了,红着眼睛道,“要……出来了……”

莫雨柔声道道,“……傻毛毛……”

“莫雨哥哥……”

穆玄英又软软叫了一声莫雨,莫雨应了一声,对他说,“毛毛怕疼么?”

穆玄英不知道他为何这么问,只是咬牙道,“不怕!”

他早已不是当年那小打小痛就哭起来的少年郎了。

莫雨笑笑,松开了他的手,可是穆玄英被压制太久,一时半会居然发泄不出来,此时他又感受到异物入侵体内,穆玄英睁大眼眸,意识到那探进他往日用来排泄废物的地方居然是莫雨的手指的时候一下子就涨红了脸。

而莫雨,一根手指进入以后便是缓慢抽动,水流因为手指的开扩涌入小穴之中,那水流流入体内凉的很,穆玄英打了个颤,然后察觉到手指变成了两根。那两根手指作恶多端,居然在小穴里抠弄起来,还弯曲着四处按压,穆玄英颤抖着,挺着腰贴在莫雨身上,声音都抖起来,“别、别动……唔……”

“现在是,三根。”莫雨却没听他要求,手里动作不断,换成三根以后遗留在外的两根手指正好压着囊袋下边最敏感的地方,而那三根手指更是长驱直入,在摸索了几个地方以后便停留在让穆玄英忍不住落泪呜咽的地方狠狠按压,莫雨下体越涨越高,他大腿抽搐,想要逃离,莫雨左手握住他的小玄英,手套粗糙的质感摩擦着脆弱的小东西,穆玄英抓着莫雨肩膀,低着头看自己腹部涨大的性器,他抽噎着,想要伸手抚弄,下一秒体内三根作怪手指抽出去,他刚松了口气,比手指更加硕大的更加炎热的东西在穴口摩擦起来。

穆玄英瞪大眼睛,他知道那是什么那是和他的小玄英一样的属于莫雨的小莫雨,他还知道,这个东西怎么肯能进得去——

性器破开穴口,穆玄英呻吟声卡在喉咙里,莫雨护着他,喘着气。

“……疼……”僵持了好半天,穆玄英才呜咽着吐出一个字,莫雨喘着粗气,勾起唇角,“乖毛毛……”随后,缓慢抽动性器,缓慢抽出缓慢顶入,被充满的感觉太过怪异,穆玄英掐着莫雨的肩膀,不停眨落泪水。

……好疼,好疼……他脑海里满是这个,心想要推开莫雨才对,却明明很痛,还是忍着,然后只能睁大眼眸盯着莫雨没了神采的眼眸。

“呜……”

“疼?”莫雨问他。

他点着头,啜泣,“莫雨哥哥……出、出去……”

那个地方本来就是只出不进的,容下三根手指都很困难,更别提比三根手指粗壮那么多的性器。

“好毛毛,忍着,你不是不怕疼么?”莫雨哄他。

穆玄英摇头,莫雨正好顶进他身体里,水声因为两人身体相撞而想起,哗啦啦的。穆玄英抓紧了莫雨的肩膀,不小心用上了手指,将莫雨肩膀抓破,他听到莫雨轻声道,“若是痛,就尽情抓我吧,可是我无论如何,却是绝对不会退出去的。”

说完,他缓慢摇动下身,抽出一些又猛的听进去,穆玄英被撞得呜咽一声,然后便是狂风暴雨一般的节奏,泉水被撞的哗啦啦响,穆玄英呛了一口水,咳嗽了一下便猛地呜咽一句,体内某一点被撞击的酥麻迅速蔓延全身,他忍不住抽搐了一下,然后莫雨将他抱着,嘴角勾起一抹笑,心中念着好毛毛,然后下身毫不留情撞击起来。

穆玄英被他弄得只能发出挫败呻吟,眼睛脸颊嘴唇都因为蔓延的热度红透了,体温越来越高,原本因为疼痛疲软下去的小玄英也越来越涨,最后在莫雨掐着他的腰,将性器抵在他体内射出炙热暖流的时候颤抖着射出白色液体。

被搬上岸,穆玄英侧头看被两人弄得浑浊的泉水,心里羞愧,简直不敢说话。莫雨摸索着找到他的衣服披在他身上,接着从身后将他抱进怀里。

后穴生痛,穆玄英红着眼睛,小心挪动,莫雨揉揉他的腰,问他,“很疼?”

穆玄英无声点头,又摇头,莫雨看不到,叫了他一声。

这下子他干脆不说话,埋头到莫雨的衣服里决定不管身后这个害他特别疼的人。

莫雨轻笑,嘴唇贴着他肩膀落下一吻,“傻毛毛……”

“莫雨哥哥……”穆玄英突然开口,莫雨应了一声。

“你刚刚……是真的想要……”他喃喃自语般说道。

那时候他沉入水底,看见莫雨自然而然沉入水底,心中除了惊讶还有悲凉。

双目失明以后莫雨表现的比任何人都正常,却比任何一个武功高强却失去视觉的人更加不正常,穆玄英心中总是隐隐担忧,而在方才,他看到莫雨沉入水底安心的表情,却觉得明白了什么。

“傻毛毛,”莫雨淡淡道,“我不过是觉得这泉水很舒服,所以沉下去玩罢了……”他顿了顿,侧耳听着泠泠水声,“我躺在那里,能听到你落水的声音,甚至好像能看到你朝我伸出手的样子。”

“……”

“我曾发誓,那些辱我们,欺我们的人,在他们苟延残喘之前,我必定要比他们活的更久。”莫雨抱紧穆玄英,双手握住穆玄英的手。

“那些人,我全不会放过。”

穆玄英无声点头,他靠进莫雨怀里,抬起头望了阴霾天空,却看见明月从乌云之后悄无声息,探出了身影。

  

  

  

TBC

评论
热度(46)
  1. 麻烦来杯茨酒~甜糕 转载了此文字
  2. xss6623818xss甜糕 转载了此文字

© 麻烦来杯茨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