攒欧气,求茨酒中_(:_」∠)_

【莫毛】疯子

无色:

 【一】


莫雨一直都知道,他对穆玄英有一种执念,日久天长,这种执念刻进骨子里,埋藏在他的心底深处。


旁人却不知,连恶人谷的众人尚且偶尔在聊天中调侃一句对家的那位少盟主,被莫雨听去了却也不见他有什么表示,想来心底可能和他们一样多半是不屑的,一个耗子,当然不配和自家少谷主提及一处,于是言辞越发粗鄙起来。


但总有人是看得见的。


莫采薇是和莫红泥、莫菲一起被送到莫雨身边做侍女的,十五岁的莫雨身材瘦弱、脸色苍白,双眼低垂,她们三人却不敢小看这个清秀的主子,前些日子血洗自在厅的事情谷中都传了个遍,说这个少年徒手掏出了谁的心脏,生生切开了谁的身子,说他身法诡异,若非一击致命,也令人无法再战,令那日的自在厅沦为炼狱一般。


王遗风带着她们三人走到莫雨面前便离开了,莫雨看着她良久,才说道:“既然我的侍女,那你便叫莫采薇吧。”


十年,足够少年长成男人,足够小疯子长成大魔头。


但在莫采薇眼里,即使莫雨长相俊美身形俊朗,即使谷中力量只逊谷主一人,他也依旧是可怜人。


旁人只看得见莫雨残暴狂乱,只知他武力高强,不可违逆,永远也不知道莫雨为何给她取名采薇。


我心伤悲,莫知我哀,其实莫雨说的是他自己。


 


【二】


幼童怀抱布娃娃喃喃自语可称为天真,莫雨这样却只能说明他又魔障了。


莫采薇不小心瞥见过莫雨看着布娃娃的神情,小心而认真,莫雨周围的侍从们都知道,前些日子枫华谷紫源山营地上莫雨见到了对家的少盟主,安史之乱终于让恶人谷和浩气盟暂时休战,但那个布娃娃想来是没能送出去。


 


莫雨摩挲着手中布娃娃的脸,仿佛在抚摸着朝思暮想的那人的脸颊,脸上便也不由得带了浅笑。


傻毛毛,这么多年过去,竟还是这么傻,莫雨哥哥的手早就脏了,洗不净了。


 


【三】


穆玄英真是气极了,就算他眼睛被蒙住,手脚都被捆住,也不妨碍他分辨出旁边的那人是谁。


据传狼牙军近日就将行至此处,这样的紧要关头,还能潜入浩气盟营地把自己撸来,这天下之大,却也不会有第二个人。


“莫雨哥哥,我知道是你,把我放开。”


“莫雨哥哥,狼牙军过不了几日便将抵达,我不管你想说什么,军不可一日无帅!我必须回去!”


穆玄英只听见旁边那人低笑,沉沉的嗓音传了过来——“你知道这一次来了多少狼牙兵?”


见穆玄英未答,他又接着道:“两千,而谢渊给你在枫湖寨留了多少人?两百,呵。”


穆玄英咬牙,这些他又何尝不知,但浩气盟弟子终究是比手无寸铁的百姓强上数倍,也比苦苦坚守的大唐士兵们好上一些,这种时候断没有让他撤退的道理。


这样想来,大战在即,而他却流离在外,心下更是忐忑,急道:“莫雨哥哥!这些我怎会不知?但国难当前,我不可能退缩!哪怕付出生命,我也愿意,只要守得大唐一片安宁!”


“啪。”


穆玄英的头瞥向一边,脸上火辣辣的,牙齿猛的撞击着口腔内壁,蔓延开一股血腥,未及他开口,那人又缓缓把手掌附在他脸上。


“毛毛,不许这么说。”


语气生硬不容拒绝,饶是穆玄英,也被莫雨这番话逼的气极,他咬了咬牙,咽下口里的血,闷声道:“我穆玄英,愿为大唐子民付出生命。”


 


【四】


穆玄英最终还是走出了莫雨桎梏,临走前莫雨低垂着头问他:“毛毛是不是十年前就已经死了?”


穆玄英脚下一顿,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最终只能头也不回的离开。


两天时间,他与外界断了一切的联系,不知现在浩气营地是何种情况,心下忐忑不安,而身后的莫雨又隐隐有些异常,他也不敢再想,乱世之中,容不下一己私情。


回到浩气营地,他更是只能暂且放下心中的百般牵挂专心迎敌。


 


【五】


莫采薇只觉得莫雨再一次疯了,虽然他仿佛再正常不过,但行事已经再不受控。


以前他尚且会对无辜之人含恻隐之心,如今他却宁可错杀也不放过一人,简直是拿着清剿狼牙军的借口滥杀无辜,手段残忍可怖,极尽血腥。然而随即他又是面色平静,仿佛刚才一招分水掠去数人性命与他无关。


 


【六】


莫雨看着周遭的断壁残垣,尸骨遍地,他手上沾满已死之人的血,却再不会颤抖,因为他已经不在乎了。


若说从前,他是因咒印而疯癫,而如今他已成心魔。


他心底永远怀着一份悲悯,却又对世间万物再不动容。


小时候只有毛毛肯在他身边,赶也赶不走。他们一起逃出稻香村,一起流浪,最终在紫源山分别,成为了莫雨永远的噩梦。


人说事不过三,苍山洱海那一句莫大侠,枫华谷那一日未送出的布娃娃,前几日那人坚决离去的背影。


他偶尔会想,是不是因为他的血脉早已注定了他的疯魔,所以再怎么装作常人,他也依旧是嗜血的魔鬼。


他想他已经无所谓了,恶人终究是恶人,他再没有必要去伪善,那是浩气盟那群自诩正义的侠士们该做的。


而莫雨,他想杀人,那他便杀,只要做他想做的。


 


【七】


负隅顽抗并非长久之计,穆玄英在坚守镇定一月后终是退了,山河更替不是他们能操控的,皇权交替也不是他们能改变的,他皱着眉头看着浩气盟探子送来的消息,说是恶人谷的那位少谷主还守在啖杏林,狼牙军始终攻不下来。


穆玄英只觉得眼皮一跳,有什么东西在心底呼之欲出,浩气盟弟子却前来催他赶快前行,他只好应下赶忙拿起包裹。


 


次日,穆玄英终于按捺不住,向谢渊问起此事,这个照顾他长大的一盟之主叹了口气道:“王遗风说那小疯子不肯撤退,啧啧,到有几分气魄。”


不肯退?穆玄英哑然,第一反应是莫不是在同他置气?随即又否认了,莫雨哥哥不是这样的人,那会是什么原因?


穆玄英略作思量,咬牙开口问道谢渊:“盟主,我们是否直行南屏返回盟中?”


谢渊点了点头。


穆玄英接道:“可否允玄英告假?”


谢渊挥了袖子,喝道:“胡闹!你是想回啖杏林找那小疯子?玄英,我们已经离开枫华谷两日,狼牙军此时定已将恶人营地包围,你此时去当真不要命了?!”


穆玄英咬咬牙:“请盟主答允。”


“胡来!你……”


穆玄英抬起头,眼睛有些泛红:“谢叔叔,我肯为他跳一次崖,自然也肯为他死第二次,第三次的。”


 


【八】


穆玄英还是毛毛的时候就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对你好,所以遇到了对你好的人便要加倍珍惜。


所以他平常都乖乖听话,不敢给村长还有王婆婆他们添麻烦。


哪怕莫雨老是抢他的布娃娃,总是欺负他,却还是莫雨把肉包子交给他,护着他不让他被村里别的小孩欺负,所以他也总是愿意跟在莫雨哥哥后边的。


小时候他不懂,不知道莫雨哥哥是怎么了,说疯就疯,只好跟着莫雨哥哥却又不敢离得太近,因为莫雨哥哥总是怕伤了他的,哪怕他疯了。只要他清醒过来,总还是难过的,毛毛却还不懂得安慰,只能拉了他的手。


等到毛毛变成了穆玄英,他也依旧不明白莫雨的疯病,红尘心法能够压制,他却总是不放心,偌大的浩气盟,他这份提心吊胆的心情却无人可诉。


浩气盟里的众人,都和恶人谷的一样,看不起彼此的。


小时候毛毛还会对着旁人说莫雨哥哥不是坏人,说得着急了还会掉眼泪,惹得浩气盟弟子既讶异又慌张,等到他成为了穆玄英,旁人的话他早已学会不予理会,至多也就是对着谢渊和司空仲平等人一遍又一遍的说莫雨哥哥不是坏人。


穆玄英已经不是天真懵懂的傻毛毛,他只是想,如果莫雨哥哥真的成了大恶人,那他便帮着莫雨哥哥赎罪吧。


 


【九】


穆玄英骑着照夜白抵达啖杏林时,远远的就瞧见一群狼牙兵,容不得耽搁穆玄英直接轻功飞至他们面前,拔出剑刺入面前的狼牙兵胸口。


狼牙兵倒下的瞬间他看见了面前的莫雨,随即是弯刀割破衣裳的声音,整个右肩一股剧痛。


“啊……”


穆玄英喘着气避开了要害,却忍不住呻吟,他看着莫雨抽出弯刀,霎时鲜血溅了他半张脸,穆玄英闭了闭眼,感觉鲜血从眼皮上滑落,他咬牙用左手捡起落在地上的剑奋力一挥刺入莫雨身后的狼牙兵体内,周围再无活着的狼牙兵,穆玄英眼前一黑,终于倒下。


 


【十】


醒来时穆玄英觉得糟透了,但不管如何都不会比曾经紫源山的那一跃更糟。


他用左手撑着床想要坐起来,察觉右边的肩膀被包扎过,抬起头发觉莫雨正死死的盯着他,眼底猩红,看他的动作却没有扶他一下。


总算直起身子,肩上的疼痛片刻才消了下去,穆玄英伸出手轻轻搭在莫雨的手上,不料莫雨猛的缩了回去,他眨了眨眼睛,再次把手附了上去,轻声道:“莫雨哥哥,你再躲开,我就碰不到你了。”


莫雨皱了皱眉,终于任由穆玄英把手搭在自己手背上,可却是一副并不高兴的样子,见穆玄英垂着头闭上眼睛在忍耐的样子心下更是不爽起来,想要甩开他的手站起来却还是忍住了,只恶狠狠的问道:“你不是走了吗?干嘛回来?!”


穆玄英缓缓张开眼睛,冷汗滴进了眼里,他不由得多眨了几下眼睛,他用左手轻轻抚摸着莫雨的手背,道:“我为什么回来,你不知道?”


莫雨不答,穆玄英只好自己开口:“我放心不下你,自是要回来看你的。”


莫雨猛的抬起头,刚好对上他的眼睛,因为疼痛而略显湿润,莫雨错开了视线,闷声指责他:“走都走了。”


穆玄英哑然,他并非不知莫雨只是关心他,怕他当真以两百人对抗两千狼牙兵,但再给他多少次机会,他也不会放下浩气盟的弟子不管。


这个话题不能再继续,穆玄英只好牵起莫雨的一只手,轻声问他:“你多久没好好睡一觉了?眼睛红的要滴血了。”


莫雨没有回答他,多久没睡了?他也忘了。


只是穆玄英难得这么温顺,简直和傻毛毛一个样子,于是他也乐意顺着穆玄英的意思爬上床,一手环着那人的腰。


穆玄英伸出手附在他的眼睛上,嘴里轻声哼唱着一首十几年前的曲子,莫雨啧了一声,却用另一只手抓了穆玄英的手缓缓闭上了眼睛。


穆玄英听着莫雨逐渐平静的呼吸,轻声的叹了一口气。回来实在是牵肠挂肚,但若是没有回来——


穆玄英看着莫雨散落着的布满凝结的血块的长发,感叹还好自己回来了。


 


【十一】


莫雨睡的很轻,稍有一点动静他便睁开眼睛瞪着穆玄英,眼底的清明让人怀疑他是否入睡,穆玄英只好一动不动任由他抱着。


莫雨做了一个梦,梦里的毛毛没有长大,还是那个跟在自己屁股后边的小娃,气急了只会哭,却也会把喜欢的肉包子分给自己。


梦太美,以至于醒来之后落差太大,莫雨又冷了一张脸。


穆玄英只得讨好的拉着他的手,问道:“是做了梦?梦到了什么?”


莫雨不屑的开口:“傻毛毛。”


穆玄英失语,他总算发现莫雨似乎将穆玄英和小时候的傻毛毛分作了两个人,对毛毛他还是宠溺的好哥哥,对穆玄英他却半点好脸色也不愿意给。如此,穆玄英只好委屈的示弱:“傻毛毛长大了,所以莫雨哥哥不喜欢了吗?”


莫雨一听这话瞪圆了眼睛,气急败坏的甩开他的手,明明是这个人一次又一次的转身离开,他不懂这人怎么还能装作委屈的这样说,只好恶狠狠的瞪着他。


“可不管莫雨哥哥变成什么样子,我却还当你是我的莫雨哥哥。”穆玄英重新牵过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露出一个浅笑道:“莫雨哥哥,公平一点。”


 


【十二】


莫雨觉得自己大概又疯了,这个人一次又一次的离开他,把那个浩气盟看的比什么都重要,但他却还是狠不下心去对他。


莫雨想了想,觉得可能是因为他眉眼间依稀是毛毛的样子,所以自己才狠不下心。


顿了顿,看见他肩上的白布,皱了皱眉,一边觉得他是自找的那时候自己神志不清根本怪不得自己,一边又觉得有些心疼。


穆玄英察觉他的视线,怕他多虑,开口道:“不碍事的,过几天就好了。”


意料之中只得到了莫雨的一个眼神,穆玄英伸出手掬了一瓢水浇在莫雨的头发上看着血水缓缓流下,许久之后总算是洗净了莫雨一头长长的黑发,他有伤在身不能像莫雨一般泡在木桶里,但总归也是想拿帕子擦擦身体的,见莫雨闭着眼睛躺在木桶中,穆玄英放下木瓢合上了门。


 


【十三】


若是穆玄英料想得到现在的场景,他怎么也不会因为害羞而躲起来擦身。


回到屋子里的瞬间他就被莫雨扑在了墙边,后背猛的撞在墙上让他眼前一白,肩上的剧痛还未平息,就感到莫雨的牙齿陷进了自己的后颈之中。


穆玄英挪了挪身子,被莫雨压的更紧,他只好不再挣动,伸出手请轻拍着莫雨的后背,解释道:“我只是去擦了擦身子,并没有走。”


随即感到后颈一阵酸麻,莫雨竟在吸食他的血,良久,莫雨平静下来,缓缓推开了他。


“你如果敢走,我找到你,就吃了你。”


穆玄英点点头,“我知道,我不会走,你可以多信任我一点。”


莫雨转过身拿了伤药回来,硬邦邦的让他躺下,开口道:“我才不信你。”


 


【十四】


莫雨气急败坏的抓了浩气盟的信鸽,冲进屋里打算质问穆玄英,却不料推开房门看见穆玄英正在宽衣,他脚下一顿想要合上门,心下又觉得没有必要,于是还是抬腿进了屋,把鸽子往桌上一扔,假装看不见略显尴尬的穆玄英。


穆玄英摇了摇头,自顾自的解了外衣,问他:“怎么了?”


“你给浩气盟报信?”


穆玄英抬头看他,向他招了招手让他过去,莫雨不动,他也不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他,莫雨气的摔了桌上的茶壶,却还是走了过去在床边坐下。


“我写信回去告诉司空叔叔我可能暂时回不去了,让他帮我跟谢叔叔求情。”穆玄英握住莫雨的手,缓缓揉搓着他的指尖,瞥见鸽子腿上空荡荡的信管,问他:“你不是都看了么?”


“我是怕你跟浩气的通风报信我才看的。”


穆玄英点点头,一副理解的样子,看见他仍旧布满血丝的眼睛有些心疼,不由道:“莫雨哥哥,陪我睡一觉吧。”


莫雨一愣,没想到他竟然不生气,而且还要一起睡觉,心下有点得意,想着自己的确那天之后就再没睡着,干脆躺上了床,却又恶狠狠的说:“反正我现在是疯子,你要走我才不管。”


全然忘了昨日放话说要将他生吞入腹的事。


穆玄英任由他抓着自己的腰,继续着这些日子不拒绝不抵抗的安抚策略,道:“你不疯,你只是控制不住自己,莫雨哥哥,我不会走,所以你也不要赶我。”


 


【十五】


穆玄英呆到第十日,越发觉得莫雨不对劲,除去每日睡觉换药,莫雨都在尽可能的躲开他。


面容间的挣扎和抽搐穆玄英不可能装作没看到,于是莫雨给他换了药推门出去,穆玄英随后便跟了上去。


穆玄英躲在树后,看见莫雨像一头发狂的豹子,对着树林肆意发泄体内的力量,所到之处一片狼藉,然后莫雨抱着头靠着树坐下。


穆玄英走到他面前,莫雨听见脚步声,嗤笑道:“你怎么还不走?”


穆玄英蹲下身子,摇了摇头道:“你这样,我不会走的。”


莫雨喘着粗气,轻笑出声:“呵……呵……穆少侠好仁义,对我这个大恶人都能做到如此地步。”


穆玄英皱了皱眉道:“并非如此,我因为喜欢你,所以你怎样,我都是喜欢的,自然不可能抛下你。”他不理会满脸震惊的莫雨,接着开口:“我知道你不相信,不过没关系,你需要我啊。你忍了十天才发狂一次,并且没有伤人性命,比我刚来时见到你的样子好了许多了。”


莫雨摇了摇头,伸出手握住穆玄英的脖子,声音沙哑:“你不知道我有时想直接杀了你,把你一口一口吞进肚子里。”


穆玄英苦笑道:“那也好,不要恨无辜的人。”他不理会莫雨握住自己脖颈的手,倾身向前抱住莫雨,感叹道:“你想杀我,也可以的。”


莫雨有些僵硬,片刻前体内翻涌的气息骤然平息,他听见穆玄英缓缓道:“小时候我一个人,看见路边和我同龄的孩子被娘亲抱在怀里羡慕极了,没有吃的,肚子饿了只能喝水,不过还好在稻香村王婆婆会给我做好吃的稻香饼,过年过节时村里的大人还会给我糖吃,你虽然抢我的布娃娃,但有肉包子还是想着留给我,神志不清也只想着离我远一点不要伤了我,再后来,我们在外流浪,你牵着我走,累了你把我背在背上,饿了你去乞讨去偷去抢,一身伤还不让我看见,生病了你不睡觉带我去看大夫,我却觉得药苦怎么都不肯喝,你又去爬树摘果子给我,你把空冥决让我揣着,紫源山的时候,我只希望自己能保护你一次,被司空叔叔带回去谢叔叔告诉我我原来有爹,只是爹已经死了,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办,只知道哭,想着如果莫雨哥哥在就好了,然后哭的更厉害,傻毛毛都被你说傻了,只知道哭,后来有一天浩气盟里的人告诉我说看见你去了恶人谷,我突然明白我得长大,没有人再把我当成傻毛毛了。”


莫雨只觉得肩头一烫,被什么液体浸湿了,他慌张的想扳过穆玄英的脸,却无奈那人把头紧紧压在自己肩上。


“莫雨哥哥……”穆玄英吸了吸鼻子,“你调侃我我不跟你生气,你绑我我也不跟你生气,你拿刀砍我虽然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可还是有些难过,你说你想杀我,我虽然也是愿意的,可还是好难过。你喜欢以前的傻毛毛,可是以前的莫雨哥哥也对我很好。”


莫雨只觉得内息再次翻涌起来,他环着穆玄英的手臂不由得用力起来,身体不受控制,他不由得呻吟出声:“毛毛………”


脑海中血腥的画面一幅幅飞过,最终停留在面前狼藉的树林还有面前环绕着自己的双臂,鼻息间还有那人肩头淡淡的草药味。


穆玄英任他抱着,良久感觉他平静下来,看见莫雨肩上润湿的一片错开了眼睛,向莫雨伸出手,小心翼翼的问道:“我们回家好不好?”


莫雨看着面前的手,毫不犹豫的一把握住,抓的紧紧的,应道:“好,我们回家。”


——————END————————


虽然很恶俗,还是想说,有的人是有的人生命里的光,一旦没了,那个人会死的。><


莫毛虐我千百遍,我待莫毛如初恋!


也算是我对病娇痴汉武力值全开神经病攻的偏好下的果实!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168)

© 麻烦来杯茨酒~ | Powered by LOFTER